“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
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孟子曰:“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
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
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贤哉,回也!”
凡人之患,蔽于一曲,而闇于大理
治则复经,两疑则惑矣
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
今诸侯异政,百家异说,则必或是或非,或治或乱
乱国之君,乱家之人,此其诚心,莫不求正而以自为也
妒缪于道,而人诱其所迨也
私其所积,唯恐闻其恶也
倚其所私,以观异术,唯恐闻其美也
是以与治虽走,而是己不辍也
岂不蔽于一曲,而失正求也哉!心不使焉,则白黑在前而目不见,雷鼓在侧而耳不闻,况于使者乎?德道之人,乱国之君非之上,乱家之人非之下,岂不哀哉!
故为蔽:欲为蔽,恶为蔽,始为蔽,终为蔽,远为蔽,近为蔽,博为蔽,浅为蔽,古为蔽,今为蔽
凡万物异则莫不相为蔽,此心术之公患也
昔人君之蔽者,夏桀殷纣是也
桀蔽于末喜斯观,而不知关龙逢,以惑其心,而乱其行
纣蔽于妲己、飞廉,而不知微子启,以惑其心,而乱其行
故群臣去忠而事私,百姓怨非而不用,贤良退处而隐逃,此其所以丧九牧之地,而虚宗庙之国也
桀死于鬲山,纣县于赤旆
身不先知,人又莫之谏,此蔽塞之祸也
成汤监于夏桀,故主其心而慎治之,是以能长用伊尹,而身不失道,此其所以代夏王而受九有也
文王监于殷纣,故主其心而慎治之,是以能长用吕望,而身不失道,此其所以代殷王而受九牧也
远方莫不致其珍;故目视备色,耳听备声,口食备味,形居备宫,名受备号,生则天下歌,死则四海哭
夫是之谓至盛
诗曰:「凤凰秋秋,其翼若干,其声若箫
有凤有凰,乐帝之心
」此不蔽之福也
昔人臣之蔽者,唐鞅奚齐是也
唐鞅蔽于欲权而逐载子,奚齐蔽于欲国而罪申生;唐鞅戮于宋,奚齐戮于晋
逐贤相而罪孝兄,身为刑戮,然而不知,此蔽塞之祸也
故以贪鄙、背叛、争权而不危辱灭亡者,自古及今,未尝有之也
鲍叔、宁戚、隰朋仁知且不蔽,故能持管仲,而名利福禄与管仲齐
召公、吕望仁知且不蔽,故能持周公而名利福禄与周公齐
传曰:「知贤之为明,辅贤之谓能,勉之彊之,其福必长
」此之谓也
此不蔽之福也
昔宾孟之蔽者,乱家是也
墨子蔽于用而不知文
宋子蔽于欲而不知得
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
申子蔽于埶而不知知
惠子蔽于辞而不知实
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
故由用谓之道,尽利矣
由欲谓之道,尽嗛矣
由法谓之道,尽数矣
由埶谓之道,尽便矣
由辞谓之道,尽论矣
由天谓之道,尽因矣
此数具者,皆道之一隅也
夫道者体常而尽变,一隅不足以举之
曲知之人,观于道之一隅,而未之能识也
故以为足而饰之,内以自乱,外以惑人,上以蔽下,下以蔽上,此蔽塞之祸也
孔子仁知且不蔽,故学乱术足以为先王者也
一家得周道,举而用之,不蔽于成积也
故德与周公齐,名与三王并,此不蔽之福也
圣人知心术之患,见蔽塞之祸,故无欲、无恶、无始、无终、无近、无远、无博、无浅、无古、无今,兼陈万物而中县衡焉
是故众异不得相蔽以乱其伦也
何谓衡?曰:道
故心不可以不知道;心不知道,则不可道,而可非道
人孰欲得恣,而守其所不可,以禁其所可?以其不可道之心取人,则必合于不道人,而不合于道人
以其不可道之心与不道人论道人,乱之本也
夫何以知?曰:心知道,然后可道;可道然后守道以禁非道
以其可道之心取人,则合于道人,而不合于不道之人矣
以其可道之心与道人论非道,治之要也
何患不知?故治之要在于知道
人何以知道?曰:心
心何以知?曰:虚壹而静
心未尝不臧也,然而有所谓虚;心未尝不两也,然而有所谓壹;心未尝不动也,然而有所谓静
人生而有知,知而有志;志也者,臧也;然而有所谓虚;不以所已臧害所将受谓之虚
心生而有知,知而有异;异也者,同时兼知之;同时兼知之,两也;然而有所谓一;不以夫一害此一谓之壹
心卧则梦,偷则自行,使之则谋;故心未尝不动也;然而有所谓静;不以梦剧乱知谓之静
未得道而求道者,谓之虚壹而静
作之:则将须道者之虚则人,将事道者之壹则尽,尽将思道者静则察
知道察,知道行,体道者也
虚壹而静,谓之大清明
万物莫形而不见,莫见而不论,莫论而失位
坐于室而见四海,处于今而论久远
疏观万物而知其情,参稽治乱而通其度,经纬天地而材官万物,制割大理而宇宙里矣
恢恢广广,孰知其极?睪睪广广,孰知其德?涫涫纷纷,孰知其形?明参日月,大满八极,夫是之谓大人
夫恶有蔽矣哉!
心者,形之君也,而神明之主也,出令而无所受令
自禁也,自使也,自夺也,自取也,自行也,自止也
故口可劫而使墨云,形可劫而使诎申,心不可劫而使易意,是之则受,非之则辞
故曰:心容其择也无禁,必自现,其物也杂博,其情之至也不贰
诗云:「采采卷耳,不盈倾筐
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倾筐易满也,卷耳易得也,然而不可以贰周行
故曰:心枝则无知,倾则不精,贰则疑惑
以赞稽之,万物可兼知也
身尽其故则美
类不可两也,故知者择一而壹焉
农精于田,而不可以为田师;贾精于市,而不可以为市师;工精于器,而不可以为器师
有人也,不能此三技,而可使治三官
曰:精于道者也
精于物者也
精于物者以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
故君子壹于道,而以赞稽物
壹于道则正,以赞稽物则察;以正志行察论,则万物官矣
昔者舜之治天下也,不以事诏而万物成
处一危之,其荣满侧;养一之微,荣矣而未知
故道经曰:「人心之危,道心之微
」危微之几,惟明君子而后能知之
故人心譬如盘水,正错而勿动,则湛浊在下,而清明在上,则足以见鬒眉而察理矣
微风过之,湛浊动乎下,清明乱于上,则不可以得大形之正也
心亦如是矣
故导之以理,养之以清,物莫之倾,则足以定是非决嫌疑矣
小物引之,则其正外易,其心内倾,则不足以决粗理矣
故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好稼者众矣,而后稷独传者,壹也
好乐者众矣,而夔独传者,壹也;好义者众矣,而舜独传者,壹也
倕作弓,浮游作矢,而羿精于射;奚仲作车,乘杜作乘马,而造父精于御:自古及今,未尝有两而能精者也
曾子曰:「是其庭可以搏鼠,恶能与我歌矣!」
空石之中有人焉,其名曰伋
其为人也,善射以好思
耳目之欲接,则败其思;蚊虻之声闻,则挫其精
是以辟耳目之欲,而远蚊虻之声,闲居静思则通
思仁若是,可谓微乎?孟子恶败而出妻,可谓能自彊矣,未及思也;有子恶卧而淬掌,可谓能自忍矣;未及好也
辟耳目之欲,远蚊虻之声,可谓危矣;未可谓微也
夫微者,至人也
至人也,何忍!何彊!何危!故浊明外景,清明内景,圣人纵其欲,兼其情,而制焉者理矣;夫何彊!何忍!何危!故仁者之行道也,无为也;圣人之行道也,无彊也
仁者之思也恭,圣者之思也乐
此治心之道也
凡观物有疑,中心不定,则外物不清
吾虑不清,未可定然否也
冥冥而行者,见寝石以为伏虎也,见植林以为后人也:冥冥蔽其明也
醉者越百步之沟,以为跬步之浍也;俯而出城门,以为小之闺也:酒乱其神也
厌目而视者,视一为两;掩耳而听者,听漠漠而以为哅哅:埶乱其官也
故从山上望牛者若羊,而求羊者不下牵也:远蔽其大也
从山下望木者,十仞之木若箸,而求箸者不上折也:高蔽其长也
水动而景摇,人不以定美恶:水埶玄也
瞽者仰视而不见星,人不以定有无:用精惑也
有人焉以此时定物,则世之愚者也
彼愚者之定物,以疑决疑,决必不当
夫苟不当,安能无过乎?
夏首之南有人焉;曰涓蜀梁
其为人也,愚而善畏
明月而宵行,俯见其影,以为伏鬼也;仰视其发,以为立魅也
背而走,比至其家,失气而死
岂不哀哉!凡人之有鬼也,必以其感忽之间,疑玄之时定之
此人之所以无有而有无之时也,而己以定事
故伤于湿而痹,痹而击鼓烹豚,则必有敝鼓丧豚之费矣,而未有俞疾之福也
故虽不在夏首之南,则无以异矣
凡以知,人之性也;可以知,物之理也
以可以知人之性,求可以知物之理,而无所疑止之,则没世穷年不能无也
其所以贯理焉虽亿万,已不足浃万物之变,与愚者若一
学、老身长子,而与愚者若一,犹不知错,夫是之谓妄人
故学也者,固学止之也
恶乎止之?曰:止诸至足
曷谓至足?曰:圣王
圣也者,尽伦者也;王也者,尽制者也;两尽者,足以为天下极矣
故学者以圣王为师,案以圣王之制为法,法其法以求其统类,以务象效其人
向是而务,士也;类是而几,君子也;知之,圣人也
故有知非以虑是,则谓之惧;有勇非以持是,则谓之贼;察孰非以分是,则谓之篡;多能非以修荡是,则谓之知;辩利非以言是,则谓之詍
传曰:「天下有二:非察是,是察非
」谓合王制不合王制也
天下不以是为隆正也,然而犹有能分是非、治曲直者邪?
若夫非分是非,非治曲直,非辨治乱,非治人道,虽能之无益于人,不能无损于人;案直将治怪说,玩奇辞,以相挠滑也;案彊钳而利口,厚颜而忍诟,无正而恣孳,妄辨而几利;不好辞让,不敬礼节,而好相推挤:此乱世奸人之说也,则天下之治说者,方多然矣
传曰:「析辞而为察,言物而为辨,君子贱之
博闻彊志,不合王制,君子贱之
」此之谓也
为之无益于成也,求之无益于得也,忧戚之无益于几也,则广焉能弃之矣,不以自妨也,不少顷干之胸中
不慕往,不闵来,无邑怜之心,当时则动,物至而应,事起而辨,治乱可否,昭然明矣
周而成,泄而败,明君无之有也
宣而成,隐而败,闇君无之有也
故人君者,周则谗言至矣,直言反矣;小人迩而君子远矣!诗云:「墨以为明,狐狸而苍
」此言上幽而下险也
君人者,宣则直言至矣,而谗言反矣;君子迩而小人远矣!诗云:「明明在下,赫赫在上
」此言上明而下化也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
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
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
呼尔而与之,行道之人弗受;蹴尔而与之,乞人不屑也
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
万钟于我何加焉?为宫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识穷乏者得我与?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宫室之美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妻妾之奉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所识穷乏者得我而为之,是亦不可以已乎?此之谓失其本心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南冥者,天池也
《齐谐》者,志怪者也
《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
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
之二虫又何知!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
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汤之问棘也是已
汤之问棘曰:「上下四方有极乎?」棘曰:「无极之外,复无极也
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
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
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
而宋荣子犹然笑之
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
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
虽然,犹有未树也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
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
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不亦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吾自视缺然
请致天下

许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
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
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肩吾问于连叔曰:「吾闻言于接舆,大而无当,往而不返
吾惊怖其言,犹河汉而无极也;大有径庭,不近人情焉

连叔曰:「其言谓何哉?」
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
不食五谷,吸风饮露
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吾以是狂而不信也

连叔曰:「然,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
岂唯形骸有聋盲哉?夫知亦有之
是其言也,犹时女也
之人也,之德也,将旁礡万物以为一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之人也,物莫之伤,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
是其尘垢秕糠,将犹陶铸尧舜者也,孰肯以物为事!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越人断发文身,无所用之
尧治天下之民,平海内之政,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窅然丧其天下焉

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
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
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

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
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
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
聚族而谋曰:『我世世为洴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
』客得之,以说吴王
越有难,吴王使之将
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之
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洴澼絖,则所用之异也
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惠子谓庄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
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
今子之言,大而无用,众所同去也

庄子曰:「子独不见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避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
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云
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
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
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
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
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
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遂去不复与言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
不笑不足以为道
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颣;上德若谷;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真若渝;大白若辱;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
夫唯道,善贷且成

首页 - 个人中心
Process Time: 0.43s
Copyright ©2022 中华诗词网 ZHS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