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字太白,山东人
母梦长庚星而诞,因以命之
十岁通五经,自梦笔头生花,后天才赡逸,名闻天下
喜纵横,击剑为任侠,轻财好施
更客任城,与孔巢父、韩准、裴政、张叔明、陶沔居徂徕山中,日沉饮,号“竹溪六逸”
天宝初,自蜀至长安,道未振,以所业投贺知章,读至《蜀道难》,叹曰:“子谪仙人也
”乃解金龟换酒,终日相乐,遂荐于玄宗,召见金銮殿,论时事,因奏颂一篇,帝喜,赐食,亲为调羹,诏供奉翰林
尝大醉,上前草诏,使高力士脱靴,力士耻之,摘其《清平调》中飞燕事,以激怒贵妃,帝每欲与官,妃辄沮之
白益傲放,与贺知章、李适之、汝阳王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为“饮酒八仙人”
恳求还山,赐黄金,诏放归
白浮游四方,欲登华山,乘醉跨驴经县治,宰不知,怒,引至庭下曰:“汝何人,敢无礼!”白供状不书姓名,曰:“曾令龙巾拭吐,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
天子门前,尚容走马;华阴县里,不得骑驴?”宰惊愧,拜谢曰:“不知翰林至此
”白长笑而去
尝乘舟,与崔宗之自采石至金陵,著宫锦袍坐,傍若无人
禄山反,明皇在蜀,永王璘节度东南,白时卧庐山,辟为僚佐
璘起兵反,白逃还彭泽
璘败,累系浔阳狱
初,白游并州,见郭子仪,奇之,曾救其死罪
至是,郭子仪请官以赎,诏长流夜郎
白晚节好黄、老,度牛渚矶,乘酒捉月,遂沉水中
初,悦谢家青山,今墓在焉
有文集二十卷,行世
或云:白,凉武昭王暠九世孙也
维,字摩诘,太原人
九岁知属辞,撰写诗文
工草隶,闲音律,岐王重之
维将应举,岐王谓曰:“子诗清越者,可录数篇,琵琶新声,能度一曲,同诣九公主第
”维如其言
是日,诸伶拥维独奏,主问何名,曰:“《郁轮袍》
”因出诗卷
主曰:“皆我习讽,谓是古作,乃子之佳制乎?”延于上座曰:“京兆得此生为解头,荣哉!”力荐之
开元十九年状元及第,擢右拾遗,迁给事中
贼陷两京,驾出幸,维扈从
不及,为所禽,服药称喑病
禄山爱其才,逼至洛阳供旧职,拘于普施寺
贼宴凝碧池,悉召梨园诸工合乐,维痛悼赋诗曰:“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花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诗闻行在所
贼平后,授伪官者皆定罪,独维得免
仕至尚书右丞
维诗入妙品上上,画思亦然
至山水平远,云势石色,皆天机所到,非学而能
自为诗云:“当代谬词客,前身应画师
”后人评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信哉
客有以《按乐图》示维者,曰:“此《霓裳》第三叠最初拍也
”对曲果然
笃志奉佛,蔬食素衣,丧妻不再娶,孤居三十年
别墅在蓝田县南辋川,亭馆相望
尝自写其景物奇胜,日与文士丘为、裴迪、崔兴宗游览赋诗,琴樽自乐
后表请舍宅以为寺
临终,作书辞亲友,停笔而化
代宗访维文章,弟缙集赋诗等十卷上之,今传于世
夫云汉昭回,仰弥高于宸极;洪钟希叩,发至响于咸池
以太宗天纵,玄庙聪明,宪、德、文、僖,睿姿继挺,俱以万机之暇,特驻吟情,奎璧腾辉,衮龙浮彩,宠延臣下,每锡赠酬
故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
绩,字无功,绛州龙门人,文中子通之弟也
年十五游长安,谒杨素,一坐服其英敏,目为神仙童子
隋大业末,举孝廉高第,除秘书正字
不乐在朝,辞疾,复授扬州六合县丞,以嗜酒妨政
时天下亦乱,遂托病风,轻舟夜遁
叹曰:网罗在天,吾将安之!乃还故乡
至唐武德中,诏征以前朝官待诏门下省,绩弟静谓绩曰:待诏可乐否曰:待诏俸薄,况萧瑟,但良酝三升,差可恋耳
江国公闻之曰:三升良酝,未足以绊王先生
特判日给一斗
时人呼为斗酒学士
贞观初,以疾罢归
河渚间有仲长子光者,亦隐士也,无妻子
绩爱其真,遂相近结庐,日与对酌
君有奴婢数人,多种黍,春秋酿酒,养凫雁、莳药草自供
以《周易》、《庄》、《老》置床头,无他用心也
自号东皋子
虽刺史谒见,皆不答
终于家
性简傲,好饮酒,能尽五斗,自着《五斗先生传》
弹琴、为诗、着文,高情胜气,独步当时
撰《酒经》一卷、《酒谱》一卷
李淳风见之曰:君酒家南、董也
及诗赋等传世
论曰:唐兴迨季叶,治日少而乱日多,虽草衣带索,罕得安居
当其时,远钓弋者,不走山而逃海,斯德而隐者矣
自王君以下,幽人间出,皆远腾长往之士,危行言逊,重拨祸机,糠核轩冕,挂冠引退,往往见之
跃身炎冷之途,标华黄、绮之列
虽或累聘丘园,勉加冠佩,适足以速深藏于薮泽耳
然犹有不能逃白刃、死非命焉
夫迹晦名彰,风高尘绝,岂不以有翰墨之妙,骚雅之奇美哉!文章为不朽之盛事也
耻不为尧、舜民,学者之所同志;致君于三、五,懦夫尚知勇为
今则舍声利而向山栖,鹿冠舄几,使于锦绣之服;柴车茅舍,安于丹雘之厦;藜羹不糁,甘于五鼎之味;素琴浊酒,和于醇饴之奉;樵青山,渔白水,足于佩金鱼而纡紫绶也
时有不同也,事有不侔也
向子平曰:吾故知富不如贫,贵不如贱,第未知死何如生
此达人之言也
《易》曰:遯之时义大矣哉!
信明,青州人
少英敏,及长,强记,美文章
高孝基语人曰:崔生才冠一时,但恨位不到耳
隋大业中,为尧城令
窦建德僭号,信明弟仕贼,劝信明降节,当得美官
不肯从,遂逾城去,隐太行山中
唐贞观六年,诏即家拜兴势丞,迁秦川令,卒
信明恃才蹇亢,尝自矜其文
时有扬州录事参军荥阳郑世翼,亦骜倨忤物,遇信明于江中,谓曰:闻君有枫落呈江冷之句,仍愿见其余
信明欣然多出旧制
郑览未终,曰:所见不逮所闻!投卷于水中,引舟而去
今其诗传者数篇而已
勃,字子安,太原人,王通之诸孙也
六岁善辞章
麟德初,刘祥道表其材,对策高第
未及冠,授朝散郎
沛王召署府修撰
时诸王斗鸡,会勃戏为文檄英王鸡,高宗闻之,怒,斥出府
勃既废,客剑南,登山旷望,慨然思诸葛之功,赋诗见情
又尝匿死罪官奴,恐事泄,辄杀之,事觉当诛,会赦除名
父福畤坐是左迁交趾令
勃往省觐,途过南昌,时都督阎公新修滕王阁成,九月九日,大会宾客,将令其婿作记,以夸盛事
勃至入谒,帅知其才,因请为之
勃欣然对客操觚,顷刻而就,文不加点,满座大惊
酒酣辞别,帅赠百缣,即举帆去,至炎方,舟入洋海溺死,时年二十九
勃属文绮丽,请者甚多,金帛盈积,心织而衣,笔耕而食
然不甚精思,先磨墨数升,则酣饮,引被覆面卧,及寤,援笔成篇,不易一字,人谓之腹稿
尝言人子不可不知医,时长安曹元有秘方,勃尽得其术
又以虢州多药草,求补参军
倚才陵藉,僚吏疾之
有集三十卷,及《舟中纂序》五卷,今行于世
勃尝遇异人,相之曰:子神强骨弱,气清体羸,脑骨亏陷,目睛不全
秀而不实,终无大贵矣
故其才长而命短者,岂非相乎?
炯,华阴人
显庆六年举神童,授校书郎
永隆二年,皇太子舍奠,表豪俊,充崇文馆学士
后为婺州盈川令

炯恃才凭傲,每耻朝士矫饰,呼为麒麟楦
或问之,曰:今假弄麒麟戏者,必刻画其形覆驴上,宛然异物,及去其皮,还是驴耳
闻者甚不平,故为时所忌
初,张说以《箴》赠盈川之行,戒其苛刻,至官,果以酷称
炯博学善文,与王勃、卢照邻、骆宾王以文辞齐名,海内称四才子,亦曰四杰,效之者风靡焉
炯尝谓: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
张说曰:盈川文如悬河,酌之不竭
耻王后,愧卢前,谦也
有《盈川集》三十卷行于世
照邻,字升之,范阳人
调邓王府典签,王爱重,谓人曰:此吾之相如也
后迁新都尉,婴病去官
居太白山草阁,得方士玄明膏饵之
会父丧,号恸,因呕,丹辄出,疾愈甚
家贫苦,贵宦时时供衣药,乃去具茨山下,买园数十亩,疏颍水周舍,复豫为墓,偃卧其中
自以当高宗时尚吏,己独儒;武后尚法,己独黄老;后封嵩山,屡聘贤士,己已废;着《五悲文》以自明
手足挛缓,不起行已十年,每春归秋至,云壑烟郊,辄舆出户庭,悠然一望
遂自伤,作《释疾文》,有云:覆焘虽广,嗟不容乎此生;亭育虽繁,恩已绝乎斯代
与亲属诀,自沉颍水
有诗文二十卷及《幽忧子》三卷行于世
宾王,义乌人
七岁能赋诗
武后时,数上疏言事,得罪贬临海丞,鞅鞅不得志,弃官去
文明中,徐敬业起兵欲反正,往投之,署为府属
为敬业作檄传天下,暴斥武后罪
后见读之,矍然曰:谁为之?或以宾王对,后曰:有如此才不用,宰相过也
及败亡命,不知所之
后宋之问贬还,道出钱塘,游灵隐寺,夜月,行吟长廊下,曰:鹫岭郁岧峣,龙宫隐寂寥
未得下联
有老僧燃灯坐禅,问曰:少年不寐,而吟讽甚苦,何耶?之问曰:欲题此寺,而思不属
僧笑曰:何不道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
之问终篇曰: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扪萝登塔远,刳木取泉遥
云薄霜初下,冰轻叶未凋
待入天台寺,看余渡石桥
僧一联,篇中警策也
迟明访之,已不见
老僧即骆宾王也
传闻桴海而去矣
后,中宗诏求其文,得百余篇及诗等十卷,命郗云卿次序之,及《百道判集》一卷,今传于世

首页 - 个人中心
Process Time: 0.32s
Copyright ©2022 中华诗词网 ZHS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