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若稽古大禹,曰文命敷于四海,祗承于帝
曰:“后克艰厥后,臣克艰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德

帝曰:“俞!允若兹,嘉言罔攸伏,野无遗贤,万邦咸宁
稽于众,舍己従人,不虐无告,不废困穷,惟帝时克

益曰:“都,帝德广运,乃圣乃神,乃武乃文
皇天眷命,奄有四海为天下君

禹曰:“惠迪吉,従逆凶,惟影响

益曰:“吁!戒哉!儆戒无虞,罔失法度
罔游于逸,罔淫于乐
任贤勿贰,去邪勿疑
疑谋勿成,百志惟熙
罔违道以干百姓之誉,罔咈百姓以従己之欲
无怠无荒,四夷来王

禹曰:“於!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养民
水、火、金、木、土、谷,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
九功惟叙,九叙惟歌
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劝之以九歌俾勿坏

帝曰:“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万世永赖,时乃功
”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载,耄期倦于勤
汝惟不怠,总朕师

禹曰:“朕德罔克,民不依
皋陶迈种德,德乃降,黎民怀之
帝念哉!念兹在兹,释兹在兹,名言兹在兹,允出兹在兹,惟帝念功

帝曰:“皋陶,惟兹臣庶,罔或干予正
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
期于予治,刑期于无刑,民协于中,时乃功,懋哉

皋陶曰:“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嗣,赏延于世
宥过无大,刑故无小;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好生之德,洽于民心,兹用不犯于有司
”帝曰:“俾予従欲以治,四方风动,惟乃之休

帝曰:“来,禹!降水儆予,成允成功,惟汝贤
克勤于邦,克俭于家,不自满假,惟汝贤
汝惟不矜,天下莫与汝争能
汝惟不伐,天下莫与汝争功
予懋乃德,嘉乃丕绩,天之历数在汝躬,汝终陟元后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无稽之言勿听,弗询之谋勿庸
可爱非君?可畏非民?众非元后,何戴?后非众,罔与守邦?钦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愿,四海困穷,天禄永终
惟口出好兴戎,朕言不再
”禹曰:“枚卜功臣,惟吉之従

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龟
朕志先定,询谋佥同,鬼神其依,龟筮协従,卜不习吉
”禹拜稽首,固辞
帝曰:“毋!惟汝谐

正月朔旦,受命于神宗,率百官若帝之初
帝曰:“咨,禹!惟时有苗弗率,汝徂征

禹乃会群后,誓于师曰;“济济有众,咸听朕命
蠢兹有苗,昏迷不恭,侮慢自贤,反道败德,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弃不保,天降之咎,肆予以尔众士,奉辞伐罪
尔尚一乃心力,其克有勋

三旬,苗民逆命
益赞于禹曰:“惟德动天,无远弗届
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
帝初于历山,往于田,日号泣于旻天,于父母,负罪引慝
祗载见瞽叟,夔夔斋栗,瞽亦允若
至諴感神,矧兹有苗

禹拜昌言曰:“俞!”班师振旅
帝乃诞敷文德,舞干羽于两阶,七旬有苗格
伊尹既复政厥辟,将告归,乃陈戒于德
曰:“呜呼!天难谌,命靡常
常厥德,保厥位
厥德匪常,九有以亡
夏王弗克庸德,慢神虐民
皇天弗保,监于万方,启迪有命,眷求一德,俾作神主
惟尹躬暨汤,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以有九有之师,爰革夏正
非天私我有商,惟天佑于一德;非商求于下民,惟民归于一德
德惟一,动罔不吉;德二三,动罔不凶
惟吉凶不僭在人,惟天降灾祥在德
今嗣王新服厥命,惟新厥德
终始惟一,时乃日新
任官惟贤材,左右惟其人
臣为上为德,为下为民
其难其慎,惟和惟一
德无常师,主善为师
善无常主,协于克一
俾万姓咸曰:‘大哉王言
’又曰:‘一哉王心’
克绥先王之禄,永厎烝民之生
呜呼!七世之庙,可以观德
万夫之长,可以观政
后非民罔使;民非后罔事
无自广以狭人,匹夫匹妇,不获自尽,民主罔与成厥功

沃丁既葬伊尹于亳,咎单遂训伊尹事,作《沃丁》
伊陟相大戊,亳有祥桑谷共生于朝
伊陟赞于巫咸,作《咸乂》四篇
太戊赞于伊陟,作《伊陟》、《原命》
仲丁迁于嚣,作《仲丁》
河亶甲居相,作《河亶甲》
祖乙圯于耿,作《祖乙》
惟一月壬辰,旁死魄
越翼日,癸巳,王朝步自周,于征伐商
厥四月,哉生明,王来自商,至于丰
乃偃武修文,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
丁未,祀于周庙,邦甸、侯、卫,骏奔走,执豆、笾
越三日,庚戌,柴、望,大告武成
既生魄,庶邦冢君暨百工,受命于周
王若曰:“呜呼,群后!惟先王建邦启土,公刘克笃前烈,至于大王肇基王迹,王季其勤王家
我文考文王克成厥勋,诞膺天命,以抚方夏
大邦畏其力,小邦怀其德
惟九年,大统未集,予小子其承厥志
厎商之罪,告于皇天、后土、所过名山、大川,曰:‘惟有道曾孙周王发,将有大正于商
今商王受无道,暴殄天物,害虐烝民,为天下逋逃主,萃渊薮
予小子既获仁人,敢祗承上帝,以遏乱略
华夏蛮貊,罔不率俾
恭天成命,肆予东征,绥厥士女
惟其士女,篚厥玄黄,昭我周王
天休震动,用附我大邑周
惟尔有神,尚克相予以济兆民,无作神羞!既戊午,师逾孟津
癸亥,陈于商郊,俟天休命
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会于牧野
罔有敌于我师,前途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
一戎衣,天下大定
乃反商政,政由旧
释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闾
散鹿台之财,发钜桥之粟,大赉于四海,而万姓悦服

列爵惟五,分土惟三
建官惟贤,位事惟能
重民五教,惟食、丧、祭
惇信明义,崇德报功
垂拱而天下治
王曰:“来!汝说
台小子旧学于甘盘,既乃遯于荒野,入宅于河
自河徂亳,暨厥终罔显
尔惟训于朕志,若作酒醴,尔惟麹糵;若作和羹,尔惟盐梅
尔交修予,罔予弃,予惟克迈乃训

说曰:“王,人求多闻,时惟建事,学于古训乃有获
事不师古,以克永世,匪说攸闻
惟学,逊志务时敏,厥修乃来
允怀于兹,道积于厥躬
惟斅学半,念终始典于学,厥德修罔觉
监于先王成宪,其永无愆
惟说式克钦承,旁招俊乂,列于庶位

王曰:“呜呼!说,四海之内,咸仰朕德,时乃风
股肱惟人,良臣惟圣
昔先正保衡作我先王,乃曰:‘予弗克俾厥后惟尧舜,其心愧耻,若挞于市
’一夫不获,则曰时予之辜
佑我烈祖,格于皇天
尔尚明保予,罔俾阿衡专美有商
惟后非贤不乂,惟贤非后不食
其尔克绍乃辟于先王,永绥民

说拜稽首曰:“敢对扬天子之休命
汤既黜夏命,复归于亳,作《汤诰》
王归自克夏,至于亳,诞告万方
王曰:“嗟!尔万方有众,明听予一人诰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
若有恒性,克绥厥猷惟后
夏王灭德作威,以敷虐于尔万方百姓
尔万方百姓,罹其凶害,弗忍荼毒,并告无辜于上下神祗
天道福善祸淫,降灾于夏,以彰厥罪
肆台小子,将天命明威,不敢赦
敢用玄牡,敢昭告于上天神后,请罪有夏
聿求元圣,与之戮力,以与尔有众请命
上天孚佑下民,罪人黜伏,天命弗僭,贲若草木,兆民允殖
俾予一人辑宁尔邦家,兹朕未知获戾于上下,栗栗危惧,若将陨于深渊
凡我造邦,无従匪彝,无即慆淫,各守尔典,以承天休
尔有善,朕弗敢蔽;罪当朕躬,弗敢自赦,惟简在上帝之心
其尔万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无以尔万方
呜呼!尚克时忱,乃亦有终
惟三祀十有二月朔,伊尹以冕服奉嗣王归于亳
作书曰:“民非后,罔克胥匡以生;后非民,罔以辟四方
皇天眷佑有商,俾嗣王克终厥德,实万世无疆之休

王拜手稽首曰:“予小子不明于德,自厎不类
欲败度,纵败礼,以速戾于厥躬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
既往背师保之训,弗克于厥初,尚赖匡救之德,图惟厥终

伊尹拜手稽首曰:“修厥身,允德协于下,惟明后
先王子惠困穷,民服厥命,罔有不悦
并其有邦厥邻,乃曰:‘徯我后,后来无罚
’王懋乃德,视乃厥祖,无时豫怠
奉先思孝,接下思恭
视远惟明;听德惟聪
朕承王之休无斁
文帝初在东宫,氛疠大起,时人雕伤
帝深感叹,与素所敬者大理王朗书云:「人生有七尺之形,死为一棺之土,惟立德扬名可以不朽
其次莫如著篇籍
疫疠数起,士人雕落,余独何人,能全其寿?」故论撰所著《典论》,诗、赋盖百馀篇,集诸儒于肃成门内讲论大义,侃侃无倦
二月三日,丕白
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
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返,未足解其劳结
昔年疾疫,亲故多离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痛可言邪?昔日游处,行则连舆,止则接席,何曾须臾相失!每至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
谓百年己分,可长共相保,何图数年之间,零落略尽,言之伤心
顷撰其遗文,都为一集,观其姓名,已为鬼录
追思昔游,犹在心目,而此诸子,化为粪壤,可复道哉?
观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
而伟长独怀文抱质,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谓彬彬君子者矣
著《中论》二十馀篇,成一家之言,词义典雅,足传于后,此子为不朽矣
德琏常斐然有述作之意,其才学足以著书,美志不遂,良可痛惜
间者历览诸子之文,对之抆泪,既痛逝者,行自念也
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
公幹有逸气,但未遒耳;其五言诗之善者,妙绝时人
元瑜书记翩翩,致足乐也
仲宣独自善于辞赋,惜其体弱,不足起其文,至于所善,古人无以远过
昔伯牙绝弦于钟期,仲尼覆醢于子路,痛知音之难遇,伤门人之莫逮
诸子但为未及古人,自一时之俊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
后生可畏,来者难诬,然恐吾与足下不及见也
年行已长大,所怀万端,时有所虑,至通夜不瞑,志意何时复类昔日?已成老翁,但未白头耳
光武言:“年三十馀,在兵中十岁,所更非一
”吾德不及之,而年与之齐矣
以犬羊之质,服虎豹之文,无众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动见瞻观,何时易乎?恐永不复得为昔日游也
少壮真当努力,年一过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顷何以自娱?颇复有所述造不?东望于邑,裁书叙心
丕白
有吕子者,精义味道,研核是非
以为人有胆可无明,有明便有胆矣
嵇先生以为明、胆殊用,不能相生
论曰:
夫元气陶铄,众生禀焉
赋受有多少,故才性有昏明
唯至人特锺纯美,兼周外内,无不毕备
降此已往,盖阙如也
或明于见物,或勇于决断
人情贪廉,各有所止
譬诸草木,区以别矣
兼之者博于物,偏受者守其分
故吾谓明胆异气,不能相生
明以见物,胆以决断;专明无胆,则虽见不断;专胆无明,则违理失机
故子家软弱,陷于弑君;左师不断,见逼华臣,皆智及之,而决不行也
此理坦然,非所宣滞
故略举一隅,想不重疑
吕子曰:「敬览来论,可谓诲亦不加者矣
折理贵约而尽情,何尚浮秽而迂诞哉?今子之论,乃引浑元以为喻,何辽辽而坦谩也!故直答以人事之切要焉
汉之贾生,陈切直之策,奋危言之至
行之无疑,明所察也,忌鹏作赋,暗所惑也
一人之胆,岂有盈缩乎?盖见与不见,故行之有果否也
子家、左师,皆愚惑浅弊,明不彻达,故惑于暧昧,终丁祸害
岂明见照察而胆不断乎?故霍光怀沈勇之气,履上将之任,战乎王贺之事
延年文生,夙无武称,陈义奋辞,胆气凌云,斯其验欤?及于期授首,陵母伏剑,明果之俦,若此万端,欲详而载之,不可胜言也
况有睹夷途而无敢投足,阶云路而疑于迄泰清者乎?若思弊之伦,为能自托幽昧之中,弃身陷阱之间,如盗跖窜身于虎吻,穿窬先首于沟渎,而暴虎冯河,愚敢之类,则能有之
是以余谓明无胆,无胆能偏守,易了之理,不在多喻,故不远引繁言
若未反三隅,犹复有疑,思承后诲,得一骋辞

夫论理性情,折引异同,固寻所受之终始,推气分之所由
顺端极末,乃不悖耳
今子欲弃置浑元,捃摭所见,此为好理纲目,而恶持纲领也
本论二气不同,明不生胆,欲极论之,当令一人播无刺讽之胆,而有见事之明
故当有不果之害,非中人血气无之,而复资之以明
二气存一体,则明能运胆,贾谊是也
贾谊明胆,自足相经,故能济事
谁言殊无胆独任明以行事者乎?子独自作此言,以合其论也
忌鹏暗惑,明所不周,何害于胆乎?明既以见物,胆能行之耳
明所不见,胆当何断?进退相挟,可谓盈缩?就如此言,贾生陈策,明所见也;忌鹏作赋,暗所惑也
尔为明彻于前,而暗惑于后,有盈缩也
苟明有进退,胆亦何为不可偏乎?子然霍光有沈勇而战于废王,此勇有所挠也
而子言一人胆岂有盈缩,此则是也
贾生暗鹏,明有所塞也
光惧废立,勇有所挠也
夫唯至明能无所惑,至胆能无所亏耳
苟自非若此,谁无弊损乎?但当总有无之大略,而致论之耳
夫物以实见为主
延年奋发,通义凌云,此则胆也
而云夙无武称,此为信宿称而疑成事也
延年处议,明所见也
壮气腾厉,勇之决也
此足以观矣
子又曰言明无胆,无胆能偏守
案子之言,此则有专胆之人,亦为胆特自一气矣
五才存体,各有所生
明以阳曜,胆以阴凝
岂可为有阳而生阴,可无阳邪?虽相须以合德,要自异气也
凡馀杂说,于期、陵母、暴虎云云,万言致一,欲以何明邪?幸更详思,不为辞费而已矣

首页 - 个人中心
Process Time: 0.31s
Copyright ©2022 中华诗词网 ZHS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