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亡斧者,意其邻人之子
视其行步,窃斧也;视其颜色,窃斧也;听其言语,窃斧也;动作态度,无为而不窃斧者也
俄而掘其沟而得其斧,他日,复见其邻之子,其行动、颜色、动作皆无似窃斧者也
昔有二翁,同里而居
甲翁之妻子去乡,唯叟一人而已
一日,叟携酒至乙翁第,二人对酌,不亦乐乎!乙翁曰:「曏吾远游冀、雍,然未尝登泰山,君有意同行乎?」甲翁曰:「是山余亦未登,然老矣,恐力不胜
」乙翁曰:「差矣,汝之言!曩者愚公年且九十而移山,今吾辈方逾六旬,何老之有!」甲翁曰:「甚善!」翌日,二翁偕往,越钱塘,绝长江,而至泰阴
夜宿,凌晨上山
乙翁欲扶之,甲翁曰:「吾力尚可,无需相扶
」自日出至薄暮,已至半山矣
汝南南顿张助于田中种禾,见李核,意欲持去,顾见空桑中有土,因殖种,以馀浆溉灌
后人见桑中反复生李,转相告语
有病目痛者息荫下,言:「李君令我目愈,谢以一豚
」目痛小疾,亦行自愈
众犬吠声,因盲者得视,远近翕赫,其下车骑常数千百,酒肉滂沱
间一岁馀,张助远出来还,见之,惊云:「此有何神,乃我所种尔
」因就斫也
吴无君,无大夫,此何以有君,有大夫?贤季子也
何贤乎季子?让国也
其让国奈何?谒也,馀祭也,夷昧也,与季子同母者四
季子弱而才,兄弟皆爱之,同欲立之以为君
谒曰:“今若是迮而与季子国,季子犹不受也
请无与子而与弟,弟兄迭为君,而致国乎季子
”皆曰诺
故诸为君者皆轻死为勇,饮食必祝,曰:“天苟有吴国,尚速有悔于予身
”故谒也死,馀祭也立
馀祭也死,夷昧也立
夷昧也死,则国宜之季子者也,季子使而亡焉
僚者长庶也,即之
季之使而反,至而君之尔
阖庐曰:“先君之所以不与子国,而与弟者,凡为季子故也
将从先君之命与,则国宜之季子者也;如不从先君之命与子,我宜当立者也
僚恶得为君?”于是使专诸刺僚,而致国乎季子
季子不受,曰:“尔杀吾君,吾受尔国,是吾与尔为篡也
尔杀吾兄,吾又杀尔,是父子兄弟相杀,终身无已也
”去之延陵,终身不入吴国
故君子以其不受为义,以其不杀为仁,贤季子
则吴何以有君,有大夫?以季子为臣,则宜有君者也
札者何?吴季子之名也
春秋贤者不名,此何以名?许夷狄者,不一而足也
季子者,所贤也,曷为不足乎季子?许人臣者必使臣,许人子者必使子也
晋献公将杀其世子申生,公子重耳谓之曰:「子盍言子之志于公乎?」世子曰:「不可
君安骊姬,是我伤公之心也
」曰:「然则盍行乎?」世子曰:「不可
君谓我欲弑君也
天下岂有无父之国哉?吾何行如之?」
使人辞于狐突曰:「申生有罪,不念伯氏之言也,以至于死
申生不敢爱其死
虽然,吾君老矣,子少,国家多难
伯氏不出而图吾君,伯氏苟出而图吾君,申生受赐而死
」再拜稽首,乃卒
是以为恭世子也
曾子寝疾,病
乐正子春坐于床下,曾元、曾申坐于足,童子隅坐而执烛
童子曰:「华而睆,大夫之箦与?」子春曰:「止!」曾子闻之,瞿然曰:「呼!」曰:「华而睆,大夫之箦与?」曾子曰:「然
斯季孙之赐也,我未之能易也
元,起易箦
」曾元曰:「夫子之病革矣,不可以变
幸而至于旦,请敬易之
」曾子曰:「尔之爱我也不如彼
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
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毙焉斯已矣
」举扶而易之
反席未安而没
有子问于曾子曰:「问丧于夫子乎?」曰:「闻之矣:‘丧欲速贫,死欲速朽’
」有子曰:「是非君子之言也
」曾子曰:「参也闻诸夫子也
」有子又曰:「是非君子之言也
」曾子曰:「参也与子游闻之
」有子曰:「然
然则夫子有为言之也

曾子以斯言告于子游
子游曰:「甚哉,有子之言似夫子也!昔者,夫子居于宋,见桓司马自为石椁,三年而不成
夫子曰:‘若是其靡也,死不如速朽之愈也
’‘死之欲速朽’,为桓司马言之也
南宫敬叔反,必载宝而朝
夫子曰:‘若是其货也,丧不如速贫之愈也
’丧之欲速贫,为敬叔言之也

曾子以子游之言告于有子
有子曰:「然!吾固曰非夫子之言也
」曾子曰:「子何以知之?」有子曰:「夫子制于中都:四寸之棺,五寸之椁
以斯知不欲速朽也
昔者夫子失鲁司寇,将之荆,盖先之以子夏,又申之以冉有
以斯知不欲速贫也
晋献公之丧,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且曰:「寡人闻之,亡国恒于斯,得国恒于斯
虽吾子俨然在忧服之中,丧亦不可久也,时亦不可失也,孺子其图之!」
以告舅犯
舅犯曰:「孺子其辞焉
丧人无宝,仁亲以为宝
父死之谓何?又因以为利,而天下其孰能说之?孺子其辞焉!」公子重耳对客曰:「君惠吊亡臣重耳
身丧父死,不得与于哭泣之哀,以为君忧
父死之谓何?或敢有他志,以辱君义
」稽颡而不拜,哭而起,起而不私
子显以致命于穆公
穆公曰:「仁夫公子重耳!夫稽颡而不拜,则未为后也,故不成拜
哭而起,则爱父也
起而不私,则远利也
知悼子卒,未葬.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钟
杜篑自外来,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
」杜篑入寝,历阶而升.酌曰:「旷饮斯
」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
降,趋而出
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开予,是以不与尔言
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
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太师也,不以诏.是以饮之也
」「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一食,亡君之疾
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篑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又敢与知防.是饮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
酌而饮寡人!」杜篑洗而扬觯
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无废是爵也!」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

首页 - 个人中心
Process Time: 4.61s
Copyright ©2022 中华诗词网 ZHS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