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公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继弑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其意也
公子遂如齐逆女
三月,遂以夫人妇姜至自齐
遂何以不称公子?一事而再见者,卒名也
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
曷为贬?讥丧娶也
丧娶者公也,则曷为贬夫人?内无贬于公之道也
内无贬于公之道则曷为贬夫人?夫人与公一体也
其称妇何?有姑之辞也
夏,季孙行父如齐
晋放其大夫胥甲父于卫
放之者何?犹曰无去是云尔
然则何言尔?近正也
此其为近正奈何?古者大夫已去,三年待放
君放之非也,大夫待放正也
古者臣有大丧,则君三年不呼其门
已练可以弁冕,服金革之事
君使之非也,臣行之礼也
闵子要絰而服事
既而曰:「若此乎古之道,不即人心
」退而致仕
孔子盖善之也
公会齐侯于平州
公子遂如齐
六月,齐人取济西田
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所以赂齐也
曷为赂齐?为弑子赤之赂也
秋,邾娄子来朝
楚子、郑人侵陈,遂侵宋
晋赵盾帅师救陈
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会晋师于斐林,伐郑
此晋赵盾之师也
曷为不言赵盾之师?君不会大夫之辞也
冬,晋赵穿帅师侵柳
柳者何?天子之邑也
曷为不系乎周?不与伐天子也
晋人、宋人伐郑
宣公二年
春王二月壬子,宋华元帅师及郑公子归生帅师战于大棘,宋师败绩,获宋华元
秦师伐晋
夏,晋人、宋人、卫人、陈人侵郑
秋九月乙丑,晋赵盾弑其君夷
冬十月乙亥,天王崩
宣公三年
春王正月,郊
牛之口伤,改卜牛,牛死,乃不郊,犹三望
其言之何?缓也
曷为不复卜?养牲养二卜
帝牲不吉,则扳稷牲而卜之
帝牲在于涤三月,于稷者唯具是视
郊则曷为必祭稷?王者必以其祖配
王者则曷为必以其祖配?自内出者无匹不行,自外至者无主不止
葬匡王
楚子伐贲浑戎
夏,楚人侵郑
秋,赤狄侵齐
宋师围曹
冬十月丙戌,郑伯兰卒
葬郑缪公
宣公四年
春王正月,公及齐侯平莒及郯
莒人不肯,公伐莒,取向
此平莒也,其言不肯何?辞取向也
秦伯稻卒
夏天六月乙酉,郑公子归生弑其君夷
赤狄侵齐
秋,公如齐
公至自齐
冬,楚子伐郑
宣公五年
春,公如齐
夏,公至自齐
秋九月,齐高固来逆子叔姬
叔孙得臣卒
冬,齐高固及子叔姬来
何言乎高固之来?言叔姬之来而不言高固之来则不可
子公羊子曰:「其诸为其双双而俱至者与

楚人伐郑
宣公六年
春,晋赵盾、卫孙免侵陈
赵盾弑君,此其复见何?亲弑君者赵穿也
亲弑君者赵穿,则曷为加之赵盾?不讨贼也
何以谓之不讨贼?晋史书贼曰「晋赵盾弑其君夷
」赵盾曰:「天乎无辜!吾不弑君,谁谓吾弑君者乎?」史曰:「尔为仁为义,人弑尔君,而复国不讨贼,此非弑君如何?」赵盾之复国奈何?灵公为无道,使诸大夫皆内朝,然后处乎台上引弹而弹之,已趋而辟丸,是乐而已矣
赵盾已朝而出,与诸大夫立于朝,有人荷畚,自闺而出者
赵盾曰:「彼何也,夫畚曷为出乎闺?」呼之不至,曰:「子大夫也,欲视之则就而视之
」赵盾就而视之,则赫然死人也
赵盾曰:「是何也?」曰:「膳宰也,熊蹯不熟,公怒以斗挚而杀之,支解将使我弃之
」赵盾曰:「嘻!」趋而入
灵公望见赵盾诉而再拜
赵盾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趋而出,灵公心怍焉,欲杀之
于是使勇士某者往杀之,勇士入其大门,则无人门焉者;入其闺,则无人闺焉者;上其堂,则无人焉
俯而窥其户,方食鱼飧
勇士曰:「嘻!子诚仁人也!吾入子之大门,则无人焉;入子之闺,则无人焉;上子之堂,则无人焉;是子之易也
子为晋国重卿而食鱼飧,是子之俭也
君将使我杀子,吾不忍杀子也
虽然,吾亦不可复见吾君矣
」遂刎颈而死
灵公闻之怒,滋欲杀之甚,众莫可使往者
于是伏甲于宫中,召赵盾而食之
赵盾之车右祁弥明者,国之力士也,仡然从乎赵盾而入,放乎堂下而立
赵盾已食,灵公谓盾曰:「吾闻子之剑,盖利剑也,子以示我,吾将观焉
」赵盾起将进剑,祁弥明自下呼之曰:「盾食饱则出,何故拔剑于君所?」赵盾知之,躇阶而走
灵公有周狗,谓之獒,呼獒而属之,獒亦躇阶而从之
祁弥明逆而唆之,绝其颔
赵盾顾曰:「君之獒不若臣之獒也!」然而宫中申鼓而起,有起于甲中者抱赵盾而乘之
赵盾顾曰:「吾何以得此于子?」曰:「子某时所食活我于暴桑下者也
」赵盾曰:「子名为谁?」曰:「吾君孰为介?子之乘矣,何问吾名?」赵盾驱而出,众无留之者
赵穿缘民众不说,起弑灵公,然后迎赵盾而入,与之立于朝,而立成公黑臀
夏四月
秋八月,众
冬十月
宣公七年春,卫侯使孙良夫来盟
夏,公会齐侯伐莱
秋,公至自伐莱
大旱
冬,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于黑壤
宣公八年
春,公至自会
夏六月,公子遂如齐,至黄乃复
其言至黄乃复何?有疾也
何言乎有疾乃复?讥
何讥尔?大夫以君命出,闻丧徐行而不反
辛巳,有事于太庙
仲遂卒于垂
仲遂者何?公子遂也
何以不称公子?贬
曷为贬?为弑子赤贬
然则曷为不于其弑焉贬?于文则无罪
于子则无年
壬午,犹绎
《万》入去龠
绎者何?祭之明日也
《万》者何?干舞也
龠者何?龠舞也
其言《万》入去龠何?去其有声者,废其无声者,存其心焉尔
存其心焉尔者何?知其不可而为之也
犹者何?通可以已也
戊子,夫人熊氏薨
晋师、白狄伐秦
楚人灭舒、蓼
秋七月甲子,日有食之,既
冬十月己丑,葬我小君顷熊
雨,不克葬
庚寅,日中而克葬
顷熊者何?宣公之母也
而者何?难也
乃者何?难也
曷为或言而言乃?乃难乎而也
城平阳
楚国伐陈
宣公九年
春王正月,公如齐
公至自齐
夏,仲孙蔑如京师
齐侯伐莱
秋,取根牟
根牟者何?邾娄之邑也
曷为不系乎邾娄?讳亟也
八月,滕子卒
九月,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会于扈
晋荀林父帅师伐陈
辛酉,晋侯黑臀卒于扈
扈者何?晋之邑也
诸侯卒其封内不地,此何以地?卒于会,故地也
未出其地,故不言会也
冬十月癸酉,卫侯郑卒
宋人围滕
楚子伐郑
晋郤缺帅师救郑
陈杀其大夫泄冶
宣公十年
春,公如齐
公至自齐
齐人归我济西田
齐已取之矣,其言我何?言我者未绝于我也
曷为未绝于我?齐已言取之矣,其实未之齐也
夏四月丙辰,日有食之
己巳,齐侯元卒
齐崔氏出奔卫
崔氏者何?齐大夫也
其称崔氏何?贬
曷为贬?讥世卿,世卿非礼也
公如齐
五月,公至自齐
癸巳,陈夏征舒弑其君平国
六月,宋师伐滕
公孙归父如齐,葬齐惠公
晋人、宋人、卫人、曹人伐郑
秋,天王使王季子来聘
王季子者何?天子之大夫也
其称王季子何?贵也
其贵奈何?母弟也
公孙归父帅师伐邾娄,取蒌
大水
季孙行父如齐
冬,公孙归父如齐
齐侯使国佐来聘

何以书?以重书也
楚子伐郑
宣公十一年
春王正月
夏,楚子、陈侯、郑伯盟于辰陵
公孙归父会齐人伐莒
秋,晋侯会狄于欑函
冬十月,楚人杀陈夏征舒
此楚子也,其称人何?贬
曷为贬?不与外讨也
不与外讨者,因其讨乎外而不与也,虽内讨亦不与也
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
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讨也
诸侯之义不得专讨,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为无道者,臣弑君,子弑父,力能讨之,则讨之可也
丁亥,楚子入陈,纳公孙宁、仪行父于陈
此皆大夫也,其言纳何?纳公党与也
宣公十二年春,葬陈灵公
讨此贼者非臣子也,何以书葬?君子辞也
楚已讨之矣,臣子虽欲讨之而无所讨也
楚子围郑
夏六月乙卯,晋荀林父帅师及楚子战于邲,晋师败绩
大夫不敌君,此其称名氏以敌楚子何?不与晋而与楚子为礼也
曷为不与晋而与楚子为礼也?庄王伐郑,胜乎皇门,放乎路衢
郑伯肉袒,左执茅旌,右执鸾刀,以逆庄王曰:「寡人无良,边垂之臣,以干天祸,是以使君王沛焉,辱到敝邑
君如矜此丧人,锡之不毛之地,使帅一二耋老而绥焉,请唯君王之命
」庄王曰:「君之不令臣交易为言,是以使寡人得见君之玉面,而微至乎此
」庄王亲自手旌,左右军退舍七里
将军子重谏曰:「南郢之与郑相去数千里,诸大夫死者数人,厮役扈养,死者数百人,今君胜郑而不有,无乃失民臣之力乎?」庄王曰:「古者杅不穿皮不蠹,则不出于四方
是以君子笃于礼而薄于利,要其人而不要其土,告从,不赦不详,吾以不详道民,灾及吾身,何日之有?」既则晋师之救郑者至,曰:「请战
」庄王许诺
将军子重谏曰:「晋,大国也,王师淹病矣,君请勿许也
」庄王曰:「弱者吾威之,强者吾辟之,是以使寡人无以立乎天下?」令之还师而逆晋寇
庄王鼓之,晋师大败,晋众之走者,舟中之指可掬矣
庄王曰:「嘻!吾两君不相好,百姓何罪?」令之还师而佚晋寇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戊寅,楚子灭萧
晋人、宋人、卫人、曹人同盟于清丘
宋师伐陈
卫人救陈
宣公十三年
春,齐师伐卫
夏,楚子伐宋
秋,众
冬,晋杀其大夫先縠
宣公十四年春,卫杀其大夫孔达
夏五月壬申,曹伯寿卒
晋侯伐郑
秋九月,楚子围宋
葬曹文公
冬,公孙归父会齐侯于谷
宣公十五年春,公孙归父会楚子于宋
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
外平不书
此何以书?大其平乎已也
何大乎其平乎已?庄王围宋,军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
于是使司马子反乘堙而窥宋城,宋华元亦乘堙而出见之
司马子反曰:「子之国何如?」华元曰:「惫矣
」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
」司马子反曰:「嘻!甚矣惫!虽然,吾闻之也,围者柑马而秣之,使肥者应客,是何子之情也
」华元曰:「吾闻之,君子见人之厄则矜之,小人见人之厄则幸之
吾见子之君子也,是以告情于子也
」司马子反曰:「诺,勉之矣!吾军亦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
」揖而去之,反于庄王
庄王曰:「何如?」司马子反曰:「惫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
庄王曰:「嘻!甚矣惫!虽然,吾今取此然后而归尔
」司马子反曰:「不可
臣已告之矣,军有七日之粮尔
」庄王怒曰:「吾使子往视之,子曷为告之?」司马子反曰:「以区区之宋,犹有不欺人之臣,可以楚而无乎?是以告之也
」庄王曰:「诺
舍而止
虽然,吾犹取此然后归尔
」司马子反曰:「然则君请处于此,臣请归尔
」庄王曰:「子去我而归,吾孰与处于此?吾亦从子而归尔
」引师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平乎已也
此皆大夫也,其称人何?贬
曷为贬?平者在下也
六月癸卯,晋师灭赤狄潞氏,以潞子婴儿归
潞何以称子?潞子之为善也,躬足以亡尔
虽然,君子不可不记也
离于夷狄,而未能合于中国,晋师伐之,中国不救,狄人不有,是以亡也
秦人伐晋
王札子杀召伯、毛伯
王札子者何?长庶之号也


仲孙蔑会齐高固于牟娄
初税亩
初者何?始也
税亩者何?履亩而税也
初税亩何以书?讥
何讥尔?讥始履亩而税也
何讥乎始履亩而税?古者什一而藉
古者曷为什一而藉?什一者,天下之中正也
多乎什一,大桀小桀
寡乎什一,大貉小貉
什一者,天下之中正也,什一行而颂声作矣
冬,蝝生
未有言蝝生者,此其言蝝生何?蝝生不书,此何以书?幸之也
幸之者何?犹曰受之云尔
受之云尔者何?上变古易常,应是而有天灾,其诸则宜于此焉变矣

宣公十六年
春王正月,晋人灭赤狄甲氏及留吁
夏,成周宣谢灾
成周者何?东周也
宣谢者何?宣宫之谢也
何言乎成周宣谢灾?乐器藏焉尔
成周宣谢灾何以书?记灾也
外灾不书,此何以书?新周也
秋,郯伯姬来归
冬,大有年
宣公十七年
春王正月庚子,许男锡我卒
丁未,蔡侯申卒
夏,葬许昭公
葬蔡文公
六月癸卯,日有食之
己未,公会晋侯、卫侯、曹伯、邾娄子同盟于断道
秋,公至自会
冬十有一月壬午,公弟叔肝卒
宣公十八年
春,晋侯、卫世子臧伐齐
公伐杞
夏四月
秋七月,邾娄人戕鄫子于鄫
戕鄫子于郐者何?残贼而杀之也
甲戌,楚子旅卒
何以不书葬?吴、楚之君不书葬,辟其号也
公孙归父如晋
冬十月壬戌,公薨于路寝
归父还自晋,至柽,遂奔齐
还者何?善辞也
何善尔?归父使于晋,还自晋,至柽闻君薨家遣,墠帷哭君成踊,反命乎介,自是走之齐
哀公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楚子、陈侯、随侯、许男围蔡
鼷鼠食郊牛,改卜牛
夏四月辛巳,郊
秋,齐侯、卫侯伐晋
冬,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娄
哀公二年
春王二月,季孙斯、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娄,取漷东田及沂西田
癸巳,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及邾娄子盟于句绎
夏四月丙子,卫侯元卒
滕子来朝
晋赵鞅帅师纳卫世子蒯聩于戚
戚者何?卫之邑也
曷为不言入于卫?父有子,子不得有父也
秋八月甲戌,晋赵鞅帅师及郑轩达帅师战于栗,郑师败绩
冬十月,葬卫灵公
十有一月,蔡迁于州来
蔡杀其大夫公子驷
哀公三年春,齐国夏、卫石曼姑帅师围戚
齐国夏曷为与卫石曼姑帅师围戚?伯讨也
此其为伯讨奈何?曼姑受命乎灵公而立辙,以曼姑之义为固,可以距之也
辙者曷为者也?蒯聩之子也
然则曷为不立蒯聩而立辙?蒯聩为无道,灵公逐蒯聩而立辙
然则辙之义可以立乎?曰:「可
」其可奈何?不以父命辞王父命,以王父命辞父命,是父之行乎子也
不以家事辞王事,以王事辞家事,是上之行乎下也
夏四月甲午,地震
五月辛卯,桓宫、僖宫灾
此皆毁庙也,其言灾何?复立也
曷为不言其复立?《春秋》见者不复见也
何以不言及?敌也
何以书?记灾也
季孙斯、叔孙州仇帅师城开阳
宋乐髡帅师伐曹
秋七月丙子,季孙斯卒
蔡人放其大夫公孙猎于吴
冬十月癸卯,秦伯卒
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围邾娄
哀公四年
春王三月庚戌,盗杀蔡侯申
弑君贱者穷诸人,此其称盗以弑何?贱乎贱者也
贱乎贱者孰谓?谓罪人也
葬公孙辰出奔吴
蔡秦惠公
宋人执小邾娄子
夏,蔡杀其大夫公孙归姓、公孙霍
晋人执戎曼子赤归于楚
赤者何?戎曼子之名也
其言归于楚何?子北宫子曰:「辟伯晋而京师楚也

城西郛
六月辛丑,蒲社灾
蒲社者何?亡国之社也
社者封也,其言灾何?亡国之社盖掩之,掩其上而柴其下
蒲社灾何以书?记灾也
秋八月甲寅,滕子结卒
冬十有二月,葬蔡昭公
葬滕顷公
哀公五年
春,城比
夏,齐侯伐宋
晋赵鞅帅师伐卫
秋九月癸酉,齐侯处臼卒
冬,叔还如齐
闰月,葬齐景公
闰不书,此何以书?丧以闰数也
丧曷为以闰数?丧数略也
哀公六年
春,城邾娄葭
晋赵鞅帅师伐鲜虞
吴伐陈
夏,齐国夏及高张来奔
叔还会吴于柤
秋七月庚寅,楚子轸卒
齐阳生入于齐
齐陈乞弑其君舍
弑而立者不以当国之辞言之,此其以当国之辞言之何?为谖也
此其为谖奈何?景公谓陈乞曰:「吾欲立舍何如?」陈乞曰:「所乐乎为君者,欲立之则立之,不欲立则不立
君如欲立之,则臣请立之
」阳生谓陈乞曰:「吾闻子盖将不欲立我也
」陈乞曰:「夫千乘之主,将废正而立不正,必杀正者
吾不立子者,所以生子者也,走矣!」与之玉节而走之
景公死而舍立
陈乞使人迎阳生于诸其家
除景公之丧,诸大夫皆在朝,陈乞曰:常之母有鱼菽之祭,愿诸大夫之化我也
」诸大夫皆曰:「诺
」于是皆之陈乞之家坐
陈乞曰:「吾有所为甲,请以示焉
」诸大夫皆曰:「诺
」于是使力士举臣囊而至于中霤,诸大夫见之皆色然而骇,开之则闯然公子阳生也
陈乞曰:「此君也已!」诸大夫不得已皆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而君之尔,自是往弑舍
冬,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娄
宋向巢帅师伐曹
哀公七年
春,宋皇瑗帅师侵郑
晋魏曼多帅师侵卫
夏,公会吴于鄫
秋,公伐邾娄
八月己酉,入邾娄,以邾娄子益来
入不言伐,此其言伐何?内辞也,若使他人然
邾娄子益何以名?绝
曷为绝之?获也
曷为不言其获?内大恶讳也
宋人围曹
冬,郑驷弘帅师救曹
哀公八年
春王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阳归
曹伯阳何以名?绝
曷为绝之?灭也
曷为不言其灭?讳同姓之灭也
何讳乎同姓之灭?力能救之而不救也
吴伐我
夏,齐人取欢及僤
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所以赂齐也
曷为赂齐?为以邾娄子益来也
归邾娄子益于邾娄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癸亥,杞伯过卒
齐人归欢及僤
哀公九年
春王二月,葬杞僖公
宋皇瑗帅师取郑师于雍丘
其言取之何?易也
其易奈何?诈之也
夏,楚人伐陈
秋,宋公伐郑
冬十月
哀公十年
春王二月,邾娄子益来奔
公会吴伐齐
三月戊戌,齐侯阳生卒
夏,宋人伐郑
晋赵鞅帅师侵齐
五月,公至自伐齐
葬齐悼公
卫公孟彄自齐归于卫
薛伯寅卒
秋,葬薛惠公
冬,楚公子结帅师伐陈
吴救陈
哀公十一年
春,齐国书帅师伐我
夏,陈袁颇出奔郑
五月,公会吴伐齐
甲戌,齐国书帅师及吴战于艾陵,齐师败绩,获齐国书
秋七月辛酉,滕子虞母卒
冬十有一月,葬滕隐公
卫世叔齐出奔宋
哀公十二年春,用田赋
何以书?讥
何讥尔?讥始用田赋也
夏五月甲辰,孟子卒
孟子者何?昭公之夫人也
其称孟子何?讳娶同姓,盖吴女也
公会吴于橐皋
秋,公会卫侯、宋皇瑗于运
宋向巢帅师伐郑
冬十有二月,众
何以书?记异也
何异尔?不时也
哀公十三年
春,郑轩达帅师取宋师于嵒
其言取之何?易也
其易奈何?诈反也
夏,许男戌卒
公会晋侯及吴子于黄池
吴何以称子?吴主会也
吴主会则曷为先言晋侯?不与夷狄之主中国也
其言及吴子何?会两伯之辞也
不与夷狄之主中国,则曷为以会两伯之辞言之?重吴也
曷为重吴?吴在是则天下诸侯莫敢不至也
楚公子申帅师伐陈
于越入吴
秋,公至自会
晋魏多帅师侵卫
此晋魏曼多也
曷为谓之晋魏多?讥二名,二名非礼也
葬许元公
九月,众
冬十有一月,有星孛于东方
孛者何?彗星也
其言于东方何?见于旦也
何以书?记异也
盗杀陈夏彄夫
十有二月,众
哀公十四年
春,西狩获麟
何以书?记异也
何异尔?非中国之兽也
然则孰狩之?薪采者也
薪采者则微者也,曷为以狩言之?大之也
曷为大之?为获麟大之也
曷为为获麟大之?麟者,仁兽也
有王者则至,无王者则不至
有以告者曰:「有而角者
」孔子曰:「孰为来哉!孰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沾袍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
」子路死,子曰:「噫!天祝予
」西狩获麟,孔子曰:「吾道穷矣
」《春秋》何以始乎隐?祖之所逮闻也,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传闻异辞
何以终乎哀十四年?曰:「备矣!」君子曷为为《春秋》?拨乱世,反诸正,莫近诸《春秋》
则未知其为是与?其诸君子乐道尧、舜之道与?末不亦乐乎尧、舜之知君子也?制《春秋》之义,以俟后圣,以君子之为,亦有乐乎此也
文公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三月癸亥朔,日有食之
天王使叔服来会葬
其言来会葬何?会葬礼也
夏四月丁巳,葬我君僖公
天王使毛伯来锡公命
锡者何?赐也
命者何?加我服也
晋侯伐卫
叔孙得臣如京师
卫人伐晋
秋,公孙敖会晋侯于戚
冬十月丁未,楚世子商臣弑其君髡
公孙敖如齐
文公二年
春王二月甲子,晋侯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
丁丑,作僖公主
作僖公主者何?为僖公作主也
主者曷用?虞主用桑,练主用栗
用栗者,藏主也
作僖公主何以书?讥
何讥尔?不时也
其不时奈何?欲久丧而后不能也
三月乙巳,及晋处父盟
此晋阳处父也,何以不氏?讳与大夫盟也
夏六月,公孙敖会宋会、陈侯、郑伯、晋士谷盟于垂敛
自十有二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何以书?记异也
大旱以灾书,此亦旱也,曷为以异书?大旱之日短而云灾,故以灾书
此不雨之日长而无灾,故以异书也
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庙,跻僖公
大事者何?大祫也
大祫者何?合祭也
其合祭奈何?毁庙之主陈于大祖,未毁庙之主皆升,合食于大祖,五年而再殷祭
跻者何?升也
何言乎升僖公?讥
何讥尔?逆祀也
其逆祀奈何?先祢而后祖也
冬,晋人、宋人、陈人、郑人伐秦
公子遂如齐纳币
纳币不书,此何以书?讥
何讥尔?讥丧娶也
娶在三年之外,则何讥乎丧娶?三年之内不图婚
吉禘于庄公,讥
然则曷为不于祭焉讥?三年之恩疾矣,非虚加之也
以人心为皆有之
以人心为皆有之,则曷为独于娶焉讥?娶者大吉也,非常吉也
其为吉者至于己,以为有人心焉者,则宜于此焉变矣
文公三年
春王正月,叔孙得臣会晋人、宋人、陈人、卫人、郑人伐沈
沈溃
夏五月,王子虎卒
王子虎者何?天子之大夫也
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新使乎我也
秦人伐晋
秋,楚人围江
雨螽于宋
雨螽者何?死而坠也
何以书?记异也
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王者之后记异也
冬,公如晋
十有二月己巳,公及晋侯盟
晋阳处父帅师伐楚救江
此伐楚也,其言救江何?为谖也
其为谖奈何?伐楚为救江也
文公四年春,公至自晋
夏,逆妇姜于齐
其谓之逆妇姜于齐何?略之也
高子曰:「娶乎大夫者,略之也
」狄侵齐
秋,楚人灭江
晋侯伐秦
卫侯使宁俞来聘
冬十有一月壬寅,夫人风氏薨
文公五年
春王正月,王使荣叔归含,且賵?含者何?口实也
其言归含且賵何?兼之,兼之非礼也
三月辛亥,葬我小君成风
成风者何?僖公之母也
王使召伯来会葬
夏,公孙敖如晋
秦人入鄀
秋,楚人灭六
冬十月甲申,许男业卒
文公六年春,葬许僖公
夏,季孙行父如陈
秋,季孙行父如晋
八月乙亥,晋侯欢卒
冬十月,公子遂如晋,葬晋襄公
晋杀其大夫阳处父
晋狐射姑出奔狄
晋杀其大夫阳处父,则狐射姑曷为出奔?射姑杀也
射姑杀则其称国以杀何?君漏言也
其漏言奈何?君将使射姑将
阳处父谏曰:「射姑民众不说,不可使将
」于是废将
阳处父出,射姑入
君谓射姑曰:「阳处父言曰:『射姑民众不说,不可使将
』」射姑怒,出刺阳处父于朝而走
闰月不告月,犹朝于庙
不告月者何?不告朔也
曷为不告朔?天无是月也
闰月矣,何以谓之天无是月?非常月也
犹者何?通可以已也
文公七年
春,公伐邾娄
三月甲戌,取须朐
取邑不日,此何以日?内辞也,使若他人然
遂城郚
夏四月,宋公王臣卒
宋人杀其大夫,何以不名?宋三世无大夫,三世内娶也
戊子,晋人及秦人战于令狐
晋先眛以师奔秦
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敌也
此晋先眛也,其称人何?贬
曷为贬?外也
其外奈何?以师外也
何以不言出?遂在外也
狄侵我西鄙
秋八月,公会诸侯、晋大夫盟于扈
诸侯何以不序?大夫何以不名?公失序也
公失序奈何?诸侯不可使与公盟,眣晋大夫使与公盟也
冬,徐伐莒
公孙敖如莒莅盟
文公八年
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八月戊申,天王崩
冬十月壬午,公子遂会晋赵盾,盟于衡雍
乙酉,公子遂会伊雒戎盟于暴
公孙敖如京师,不至复
丙戌,奔莒
不至复者何?不至复者,内辞也,不可使往也
不可使往则其言如京师何?遂公意也
何以不言出?遂在外也
宋人杀其大夫司马
宋司城来奔
司马者何?司城者何?皆官举也
曷为皆官举?宋三世无大夫,三世内娶也
文公九年
春,毛伯来求金
毛伯者何?天子之大夫也
何以不称使?当丧未君也
逾年矣,何以谓之未君?即位矣而未称王也
未称王何以知其即位?以诸侯之逾年即位,亦知天子之逾年即位也
以天子三年然后称王,亦知诸侯于其封内三年称子也,逾年称公矣
则曷为于其封内三年称子?缘民臣之心不可一日无君,缘终始之义,一年不二君,不可旷年无君
缘孝子之心,则三年不忍当也
毛伯来求金何以书?讥
何讥尔?王者无求,求金非礼也
然则是王者与?曰:「非也
」非王者则曷为谓之王者?王者无求,曰:「是子也
继文王之体,守文王之法度,文王之法无求而求
故讥之也
」夫人姜氏如齐
二月,叔孙得臣如京师
辛丑,葬襄王
王者不书葬,此何以书?不及时书
过时书,我有往者则书
晋人杀其大夫先都
三月,夫人姜氏至自齐
晋人杀其大夫士縠及箕郑父
楚人伐郑
公子遂会晋人、宋人、卫人、许人救郑
夏,狄侵齐
秋八月,曹伯襄卒
九月癸酉,地震
地震者何?动地也
何以书?记异也
冬,楚子使椒来聘
椒者何?楚大夫也
楚无大夫?此何以书?始有大夫也
始有大夫,则何以不氏?许夷狄者不一而足也
秦人来归僖公、成风之襚
其言僖公、成风何?兼之
兼之非礼也
曷为不言及成风?成风尊也
葬曹共公
文公十年
春王三月辛卯,臧孙辰卒
夏,秦伐晋
楚杀其大夫宜申
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及苏子盟于女栗
冬,狄侵宋
楚子、蔡侯次于屈貉
文公十一年春,楚子伐圈
夏,叔彭生会晋郤缺于承匡
秋,曹伯来朝
公子遂如宋
狄侵齐
冬十月甲午,叔孙得臣败狄于咸
狄者何?长狄也
兄弟三人,一者之齐,一者之鲁,一者之晋
其之齐者,王子成父杀之
其之鲁者,叔孙得臣杀之
则未知其之晋者也
其言败何?大之也
其日何?大之也
其地何?大之也
何以书?记异也
文公十二年
春王正月,盛伯来奔
盛伯者何?失地之君也
何以不名?兄弟辞也
杞伯来朝
二月庚子,子叔姬卒
此未适人何以卒?许嫁矣
妇人许嫁字而笄之,死则以成人之丧治之
其称子何?贵也
其贵奈何?母弟也
夏,楚人围巢
秋,滕子来朝
秦伯使遂来聘
遂者何?秦大夫也
秦无大夫,此何以书?贤缪公也
何贤乎缪公?以为能变也
其为能变奈何?惟諓諓善竫言
俾君子易怠
而况乎我多有之,惟一介断断焉无他技
其心休休
能有容是难也
冬十有二月戊午,晋人、秦人战于河曲
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敌也
曷为以水地?河曲疏矣,河千里而一曲也
季孙行父帅师城诸及运
文公十三年
春王正月
夏五月壬午,陈侯朔卒
邾娄子蘧篨卒
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世室屋坏,世室者何?鲁公之庙也
周公称大庙,鲁公称世室,群公称宫
此鲁公之庙也,曷为谓之世室?世室犹世室也,世世不毁也
周公何以称大庙于鲁?封鲁公以为周公也
周公拜乎前,鲁拜乎后
曰:「生以养周公,死以为周公主
」然则周公之鲁乎?曰:「不之鲁也
封鲁公以为周公主
」然则周公曷为不之鲁?欲天下之一乎周也
鲁祭周公何以为牲?周公用白牲,鲁公用騂冈
群公不毛
鲁祭周公何以为盛?周公盛,鲁公焘,群公廪
世室屋坏何以书?讥
何讥尔?久不修也
冬,公如晋
卫侯会于沓
狄侵卫
十有二月己丑,公及晋侯盟
还自晋
郑伯会公于斐
还者何?善辞也
何善尔?往党卫侯会公于沓,至得与晋侯盟
反党郑伯会公于斐,故善之也
文公十四年春王正月,公至自晋
邾娄人伐我南鄙
叔彭生帅师伐邾娄
夏五月乙亥,齐侯潘卒
六月,公会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晋赵盾,癸酉,同盟于新城
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
孛者何?彗星也
其言入于北斗何?北斗有中也
何以书?记异也
公至自会
晋人纳接菑于邾娄,弗克纳
纳者何?入辞也
其言弗克纳何?大其弗克纳也
何大乎其弗克纳?晋郤缺帅师革车八百乘以纳接菑于邾娄,力沛若有馀而纳之
邾娄人言曰:「接菑晋出也,玃且齐出也
子以其指,则接菑也四,玃且也六
子以大国压之,则未知齐、晋孰有之也
贵则皆贵矣
虽然玃且也长
」郤缺曰:「非吾力不能纳也,义实不尔克也
」引师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弗克纳也
此晋郤缺也,其称人何?贬
曷为贬?不与大夫与废置君也
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
文曷为不与?大夫之义不得专废置君也
九月甲申,公孙敖卒于齐
齐公子商人弑其君舍
此未逾年之君也,其言弑君舍何?己立之,己杀之,成死者,而贱生者也
宋子哀来奔
宋子哀者何?无闻焉尔
冬,单伯如齐,齐人执单伯,齐人执子叔姬
执者曷为或称行人?或不称行人?称行人而执者,以其事执也
不称行人而执者,以己执也
单伯之罪何?道淫也
恶乎淫?淫乎子叔姬
然则曷为不言齐人执单伯及子叔姬?内辞也,使若异罪然
文公十五年春,季孙行父如晋
三月,宋司马华孙来盟
夏,曹伯来朝
齐人归公孙敖之丧
何以不言来?内辞也
胁我而归之,笋将而来也
六月辛丑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单伯至自齐
晋郤缺帅师伐蔡,戊申,入蔡
入不言伐,此其言伐何?至之日也
其日何?至之日也
秋,齐人侵我西鄙
季孙行父如晋
冬十有一月,诸侯盟于扈
十有二月,齐人来归子叔姬
其言来何?闵之也
此有罪,何闵尔?父母之于,子虽有罪,犹若其不欲服罪然
齐侯侵我西鄙,遂伐曹,入其郛
郛者何?恢郭也
入郛书乎?曰不书
入郛不书,此何以书?动我也
动我者何?内辞也
其实我动焉尔
文公十六年
春,季孙行父会齐侯于阳谷,齐侯弗及盟
其言弗及盟何?不见与盟也
夏五月,公四不视朔
公曷为四不视朔?公有疾也
何言乎公有疾不视朔?自是公无疾不视朔也
然则曷为不言公无疾不视朔?有疾犹可言也
无疾不可言也
六月戊辰,公子遂及齐侯盟于犀丘
秋八月辛未,夫人姜氏薨
毁泉台
泉台者何?郎台也
郎台则曷为谓之泉台?未成为郎台,既成为泉台
毁泉台何以书?讥
何讥尔?筑之讥,毁之讥
先祖为之,己毁之,不如勿居而已矣
楚人、秦人、巴人灭庸
冬十有一月,宋人弑其君处臼
弑君者曷为或称名氏?或不称名氏?大夫弑君称名氏,贱者穷诸人,大夫相杀称人,贱者穷诸盗
文公十七年
春,晋人、卫人、陈人、郑人伐宋
夏四月癸亥,葬我小君圣姜
圣姜者何?文公之母也
齐侯伐我西鄙
六月癸未,公及齐侯盟干谷
诸侯会于扈
秋,公至自谷
公子遂如齐
文公十八年
春王二月丁丑,公薨于台下
秦伯罃卒
夏五月戊戌,齐人弑其君商人
六月癸酉,葬我君文公
秋,公子遂,叔孙得臣如齐
冬十月,子卒
子卒者孰谓?谓子赤也
何以不日?隐之也
何隐尔?弑也
弑则何以不日?不忍言也
夫人姜氏归于齐
季孙行父如齐
莒弑其君庶其
称国以弑何?称国以弑者,众弑君之辞
“宋人及楚人平”
外平不书,此何以书?大其平乎己也
何大其平乎己?庄王围宋,军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
于是使司马子反乘堙而窥宋城
宋华元亦乘堙而出见之
司马子反曰:“子之国何如?”华元曰:“惫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
”司马子反曰:“嘻!甚矣,惫!虽然,吾闻之也,围者柑马而秣之,使肥者应客
是何子之情也?”华元曰:“吾闻之:君子见人之厄则矜之,小人见人之厄则幸之
吾见子之君子也,是以告情于子也
”司马子反曰:“诺,勉之矣!吾军亦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
”揖而去之
反于庄王
庄王曰:“何如?”司马子反曰:“惫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
”庄王曰:“嘻!甚矣,惫!虽然,吾今取此,然后而归尔
”司马子反曰:“不可
臣已告之矣,军有七日之粮尔
”庄王怒曰:“吾使子往视之,子曷为告之?”司马子反曰:“以区区之宋,犹有不欺人之臣,可以楚而无乎?是以告之也
”庄王曰:“诺,舍而止
虽然,吾犹取此,然后归尔
”司马子反曰:“然则君请处于此,臣请归尔
”庄王曰:“子去我而归,吾孰与处于此?吾亦从子而归尔
”引师而去之
故君子大其平乎己也
此皆大夫也
其称“人”何?贬
曷为贬?平者在下也
夫得言不可以不察,数传而白为黑,黑为白
故狗似玃,玃似母猴,母猴似人,人之与狗则远矣
此愚者之所以大过也
闻而审则为福矣,闻而不审,不若无闻矣
齐桓公闻管子于鲍叔,楚庄闻孙叔敖于沈尹筮,审之也,故国霸诸侯也
吴王闻越王勾践于太宰嚭,智伯闻赵襄子于张武,不审也,故国亡身死也
凡闻言必熟论,其于人必验之以理
鲁哀公问于孔子曰:「乐正夔一足,信乎?」孔子曰:「昔者舜欲以乐传教于天下,乃令重黎举夔于草莽之中而进之,舜以为乐正
夔于是正六律,和五声,以通八风,而天下大服
重黎又欲益求人,舜曰:『夫乐,天地之精也,得失之节也,故唯圣人为能和
乐之本也
夔能和之,以平天下
若夔者一而足矣
』故曰夔一足,非一足也
」宋之丁氏,家无井而出溉汲,常一人居外
及其家穿井,告人曰:「吾穿井得一人
」有闻而传之者曰:「丁氏穿井得一人
」国人道之,闻之于宋君,宋君令人问之于丁氏,丁氏对曰:「得一人之使,非得一人于井中也
」求能之若此,不若无闻也
子夏之晋,过卫,有读史记者曰:「晋师三豕涉河
」子夏曰:「非也,是己亥也
夫『己』与『三』相近,『豕』与『亥』相似
」至于晋而问之,则曰「晋师己亥涉河」也
辞多类非而是,多类是而非
是非之经,不可不分,此圣人之所慎也
然则何以慎?缘物之情及人之情以为所闻则得之矣
一夜山中雨,林端风怒号
不知溪水涨,只觉钓船高
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
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
”舟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
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
范氏之亡也,百姓有得钟者,欲负而走,则钟大不可负;以锤毁之,钟况然有声
恐人闻之而夺己也,遽掩其耳
恶人闻之,可也;恶己自闻之,悖也!
有过于江上者,见人方引婴儿而欲投之江中,婴儿啼
人问其故
曰:“此其父善游

其父虽善游,其子岂遽善游哉?以此任物,亦必悖矣

首页 - 个人中心
Process Time: 3.74s
Copyright ©2022 中华诗词网 ZHS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