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
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
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
君思我兮然疑作
雷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又夜鸣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孟子曰:“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
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
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贤哉,回也!”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鱼潜在渊,或在于渚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
它山之石,可以为错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
鱼在于渚,或潜在渊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榖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凡人之患,蔽于一曲,而闇于大理
治则复经,两疑则惑矣
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
今诸侯异政,百家异说,则必或是或非,或治或乱
乱国之君,乱家之人,此其诚心,莫不求正而以自为也
妒缪于道,而人诱其所迨也
私其所积,唯恐闻其恶也
倚其所私,以观异术,唯恐闻其美也
是以与治虽走,而是己不辍也
岂不蔽于一曲,而失正求也哉!心不使焉,则白黑在前而目不见,雷鼓在侧而耳不闻,况于使者乎?德道之人,乱国之君非之上,乱家之人非之下,岂不哀哉!
故为蔽:欲为蔽,恶为蔽,始为蔽,终为蔽,远为蔽,近为蔽,博为蔽,浅为蔽,古为蔽,今为蔽
凡万物异则莫不相为蔽,此心术之公患也
昔人君之蔽者,夏桀殷纣是也
桀蔽于末喜斯观,而不知关龙逢,以惑其心,而乱其行
纣蔽于妲己、飞廉,而不知微子启,以惑其心,而乱其行
故群臣去忠而事私,百姓怨非而不用,贤良退处而隐逃,此其所以丧九牧之地,而虚宗庙之国也
桀死于鬲山,纣县于赤旆
身不先知,人又莫之谏,此蔽塞之祸也
成汤监于夏桀,故主其心而慎治之,是以能长用伊尹,而身不失道,此其所以代夏王而受九有也
文王监于殷纣,故主其心而慎治之,是以能长用吕望,而身不失道,此其所以代殷王而受九牧也
远方莫不致其珍;故目视备色,耳听备声,口食备味,形居备宫,名受备号,生则天下歌,死则四海哭
夫是之谓至盛
诗曰:「凤凰秋秋,其翼若干,其声若箫
有凤有凰,乐帝之心
」此不蔽之福也
昔人臣之蔽者,唐鞅奚齐是也
唐鞅蔽于欲权而逐载子,奚齐蔽于欲国而罪申生;唐鞅戮于宋,奚齐戮于晋
逐贤相而罪孝兄,身为刑戮,然而不知,此蔽塞之祸也
故以贪鄙、背叛、争权而不危辱灭亡者,自古及今,未尝有之也
鲍叔、宁戚、隰朋仁知且不蔽,故能持管仲,而名利福禄与管仲齐
召公、吕望仁知且不蔽,故能持周公而名利福禄与周公齐
传曰:「知贤之为明,辅贤之谓能,勉之彊之,其福必长
」此之谓也
此不蔽之福也
昔宾孟之蔽者,乱家是也
墨子蔽于用而不知文
宋子蔽于欲而不知得
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
申子蔽于埶而不知知
惠子蔽于辞而不知实
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
故由用谓之道,尽利矣
由欲谓之道,尽嗛矣
由法谓之道,尽数矣
由埶谓之道,尽便矣
由辞谓之道,尽论矣
由天谓之道,尽因矣
此数具者,皆道之一隅也
夫道者体常而尽变,一隅不足以举之
曲知之人,观于道之一隅,而未之能识也
故以为足而饰之,内以自乱,外以惑人,上以蔽下,下以蔽上,此蔽塞之祸也
孔子仁知且不蔽,故学乱术足以为先王者也
一家得周道,举而用之,不蔽于成积也
故德与周公齐,名与三王并,此不蔽之福也
圣人知心术之患,见蔽塞之祸,故无欲、无恶、无始、无终、无近、无远、无博、无浅、无古、无今,兼陈万物而中县衡焉
是故众异不得相蔽以乱其伦也
何谓衡?曰:道
故心不可以不知道;心不知道,则不可道,而可非道
人孰欲得恣,而守其所不可,以禁其所可?以其不可道之心取人,则必合于不道人,而不合于道人
以其不可道之心与不道人论道人,乱之本也
夫何以知?曰:心知道,然后可道;可道然后守道以禁非道
以其可道之心取人,则合于道人,而不合于不道之人矣
以其可道之心与道人论非道,治之要也
何患不知?故治之要在于知道
人何以知道?曰:心
心何以知?曰:虚壹而静
心未尝不臧也,然而有所谓虚;心未尝不两也,然而有所谓壹;心未尝不动也,然而有所谓静
人生而有知,知而有志;志也者,臧也;然而有所谓虚;不以所已臧害所将受谓之虚
心生而有知,知而有异;异也者,同时兼知之;同时兼知之,两也;然而有所谓一;不以夫一害此一谓之壹
心卧则梦,偷则自行,使之则谋;故心未尝不动也;然而有所谓静;不以梦剧乱知谓之静
未得道而求道者,谓之虚壹而静
作之:则将须道者之虚则人,将事道者之壹则尽,尽将思道者静则察
知道察,知道行,体道者也
虚壹而静,谓之大清明
万物莫形而不见,莫见而不论,莫论而失位
坐于室而见四海,处于今而论久远
疏观万物而知其情,参稽治乱而通其度,经纬天地而材官万物,制割大理而宇宙里矣
恢恢广广,孰知其极?睪睪广广,孰知其德?涫涫纷纷,孰知其形?明参日月,大满八极,夫是之谓大人
夫恶有蔽矣哉!
心者,形之君也,而神明之主也,出令而无所受令
自禁也,自使也,自夺也,自取也,自行也,自止也
故口可劫而使墨云,形可劫而使诎申,心不可劫而使易意,是之则受,非之则辞
故曰:心容其择也无禁,必自现,其物也杂博,其情之至也不贰
诗云:「采采卷耳,不盈倾筐
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倾筐易满也,卷耳易得也,然而不可以贰周行
故曰:心枝则无知,倾则不精,贰则疑惑
以赞稽之,万物可兼知也
身尽其故则美
类不可两也,故知者择一而壹焉
农精于田,而不可以为田师;贾精于市,而不可以为市师;工精于器,而不可以为器师
有人也,不能此三技,而可使治三官
曰:精于道者也
精于物者也
精于物者以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
故君子壹于道,而以赞稽物
壹于道则正,以赞稽物则察;以正志行察论,则万物官矣
昔者舜之治天下也,不以事诏而万物成
处一危之,其荣满侧;养一之微,荣矣而未知
故道经曰:「人心之危,道心之微
」危微之几,惟明君子而后能知之
故人心譬如盘水,正错而勿动,则湛浊在下,而清明在上,则足以见鬒眉而察理矣
微风过之,湛浊动乎下,清明乱于上,则不可以得大形之正也
心亦如是矣
故导之以理,养之以清,物莫之倾,则足以定是非决嫌疑矣
小物引之,则其正外易,其心内倾,则不足以决粗理矣
故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好稼者众矣,而后稷独传者,壹也
好乐者众矣,而夔独传者,壹也;好义者众矣,而舜独传者,壹也
倕作弓,浮游作矢,而羿精于射;奚仲作车,乘杜作乘马,而造父精于御:自古及今,未尝有两而能精者也
曾子曰:「是其庭可以搏鼠,恶能与我歌矣!」
空石之中有人焉,其名曰伋
其为人也,善射以好思
耳目之欲接,则败其思;蚊虻之声闻,则挫其精
是以辟耳目之欲,而远蚊虻之声,闲居静思则通
思仁若是,可谓微乎?孟子恶败而出妻,可谓能自彊矣,未及思也;有子恶卧而淬掌,可谓能自忍矣;未及好也
辟耳目之欲,远蚊虻之声,可谓危矣;未可谓微也
夫微者,至人也
至人也,何忍!何彊!何危!故浊明外景,清明内景,圣人纵其欲,兼其情,而制焉者理矣;夫何彊!何忍!何危!故仁者之行道也,无为也;圣人之行道也,无彊也
仁者之思也恭,圣者之思也乐
此治心之道也
凡观物有疑,中心不定,则外物不清
吾虑不清,未可定然否也
冥冥而行者,见寝石以为伏虎也,见植林以为后人也:冥冥蔽其明也
醉者越百步之沟,以为跬步之浍也;俯而出城门,以为小之闺也:酒乱其神也
厌目而视者,视一为两;掩耳而听者,听漠漠而以为哅哅:埶乱其官也
故从山上望牛者若羊,而求羊者不下牵也:远蔽其大也
从山下望木者,十仞之木若箸,而求箸者不上折也:高蔽其长也
水动而景摇,人不以定美恶:水埶玄也
瞽者仰视而不见星,人不以定有无:用精惑也
有人焉以此时定物,则世之愚者也
彼愚者之定物,以疑决疑,决必不当
夫苟不当,安能无过乎?
夏首之南有人焉;曰涓蜀梁
其为人也,愚而善畏
明月而宵行,俯见其影,以为伏鬼也;仰视其发,以为立魅也
背而走,比至其家,失气而死
岂不哀哉!凡人之有鬼也,必以其感忽之间,疑玄之时定之
此人之所以无有而有无之时也,而己以定事
故伤于湿而痹,痹而击鼓烹豚,则必有敝鼓丧豚之费矣,而未有俞疾之福也
故虽不在夏首之南,则无以异矣
凡以知,人之性也;可以知,物之理也
以可以知人之性,求可以知物之理,而无所疑止之,则没世穷年不能无也
其所以贯理焉虽亿万,已不足浃万物之变,与愚者若一
学、老身长子,而与愚者若一,犹不知错,夫是之谓妄人
故学也者,固学止之也
恶乎止之?曰:止诸至足
曷谓至足?曰:圣王
圣也者,尽伦者也;王也者,尽制者也;两尽者,足以为天下极矣
故学者以圣王为师,案以圣王之制为法,法其法以求其统类,以务象效其人
向是而务,士也;类是而几,君子也;知之,圣人也
故有知非以虑是,则谓之惧;有勇非以持是,则谓之贼;察孰非以分是,则谓之篡;多能非以修荡是,则谓之知;辩利非以言是,则谓之詍
传曰:「天下有二:非察是,是察非
」谓合王制不合王制也
天下不以是为隆正也,然而犹有能分是非、治曲直者邪?
若夫非分是非,非治曲直,非辨治乱,非治人道,虽能之无益于人,不能无损于人;案直将治怪说,玩奇辞,以相挠滑也;案彊钳而利口,厚颜而忍诟,无正而恣孳,妄辨而几利;不好辞让,不敬礼节,而好相推挤:此乱世奸人之说也,则天下之治说者,方多然矣
传曰:「析辞而为察,言物而为辨,君子贱之
博闻彊志,不合王制,君子贱之
」此之谓也
为之无益于成也,求之无益于得也,忧戚之无益于几也,则广焉能弃之矣,不以自妨也,不少顷干之胸中
不慕往,不闵来,无邑怜之心,当时则动,物至而应,事起而辨,治乱可否,昭然明矣
周而成,泄而败,明君无之有也
宣而成,隐而败,闇君无之有也
故人君者,周则谗言至矣,直言反矣;小人迩而君子远矣!诗云:「墨以为明,狐狸而苍
」此言上幽而下险也
君人者,宣则直言至矣,而谗言反矣;君子迩而小人远矣!诗云:「明明在下,赫赫在上
」此言上明而下化也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
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
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首页 - 个人中心
Process Time: 0.33s
Copyright ©2022 中华诗词网 ZHS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