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彼朔风,用怀魏都
原骋代马,倏忽北徂
凯风永至,思彼蛮方
原随越鸟,翻飞南翔
四气代谢,悬景运周
别如俯仰,脱若三秋
昔我初迁,朱华未希
今我旋止,素雪云飞
俯降千仞,仰登天阻
风飘蓬飞,载离寒暑
千仞易陟,天阻可越
昔我同袍,今永乖别
子好芳草,岂忘尔贻?
繁华将茂,秋霜悴之
君不垂眷,岂云其诚?
秋兰可喻,桂树冬荣
弦歌荡思,谁与消忧?
临川暮思,何为泛舟?
岂无和乐,游非我邻
谁忘泛舟?愧无榜人
太康尸位,以逸豫灭厥德,黎民咸贰,乃盘游无度,畋于有洛之表,十旬弗反
有穷后羿因民弗忍,距于河,厥弟五人御其母以従,徯于洛之汭
五子咸怨,述大禹之戒以作歌
其一曰:“皇祖有训,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
予视天下愚夫愚妇一能胜予,一人三失,怨岂在明,不见是图
予临兆民,懔乎若朽索之驭六马,为人上者,奈何不敬?”
其二曰:“训有之,内作色荒,外作禽荒
甘酒嗜音,峻宇雕墙
有一于此,未或不亡

其三曰:“惟彼陶唐,有此冀方
今失厥道,乱其纪纲,乃厎灭亡

其四曰:“明明我祖,万邦之君
有典有则,贻厥子孙
关石和钧,王府则有
荒坠厥绪,覆宗绝祀!”其五曰:“呜呼曷归?予怀之悲
万姓仇予,予将畴依?郁陶乎予心,颜厚有忸怩
弗慎厥德,虽悔可追?”
惟元祀十有二月乙丑,伊尹祠于先王
奉嗣王祗见厥祖,侯、甸群后咸在,百官总已以听冢宰
伊尹乃明言烈祖之成德,以训于王
曰:“呜呼!古有夏先后,方懋厥德,罔有天灾
山川鬼神,亦莫不宁,暨鸟兽鱼鳖咸若
于其子孙弗率,皇天降灾,假手于我有命,造攻自鸣条,朕哉自亳
惟我商王,布昭圣武,代虐以宽,兆民允怀
今王嗣厥德,罔不在初,立爱惟亲,立敬惟长,始天家邦,终于四海
呜呼!先王肇修人纪,従谏弗咈,先民时若
居上克明,为下克忠,与人不求备,检身若不及,以至于有万邦,兹惟艰哉!敷求哲人,俾辅于尔后嗣,制官刑,儆于有位
曰:‘敢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时谓巫风,敢有殉于货色,恒于游畋,时谓淫风
敢有侮圣言,逆忠直,远耆德,比顽童,时谓乱风
惟兹三风十愆,卿士有一于身,家必丧;邦君有一于身,国必亡
臣下不匡,其刑墨,具训于蒙士
’呜呼!嗣王祗厥身,念哉!圣谟洋洋,嘉言孔彰
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尔惟德罔小,万邦惟庆;尔惟不德罔大,坠厥宗
曰若稽古大禹,曰文命敷于四海,祗承于帝
曰:“后克艰厥后,臣克艰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德

帝曰:“俞!允若兹,嘉言罔攸伏,野无遗贤,万邦咸宁
稽于众,舍己従人,不虐无告,不废困穷,惟帝时克

益曰:“都,帝德广运,乃圣乃神,乃武乃文
皇天眷命,奄有四海为天下君

禹曰:“惠迪吉,従逆凶,惟影响

益曰:“吁!戒哉!儆戒无虞,罔失法度
罔游于逸,罔淫于乐
任贤勿贰,去邪勿疑
疑谋勿成,百志惟熙
罔违道以干百姓之誉,罔咈百姓以従己之欲
无怠无荒,四夷来王

禹曰:“於!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养民
水、火、金、木、土、谷,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
九功惟叙,九叙惟歌
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劝之以九歌俾勿坏

帝曰:“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万世永赖,时乃功
”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载,耄期倦于勤
汝惟不怠,总朕师

禹曰:“朕德罔克,民不依
皋陶迈种德,德乃降,黎民怀之
帝念哉!念兹在兹,释兹在兹,名言兹在兹,允出兹在兹,惟帝念功

帝曰:“皋陶,惟兹臣庶,罔或干予正
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
期于予治,刑期于无刑,民协于中,时乃功,懋哉

皋陶曰:“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嗣,赏延于世
宥过无大,刑故无小;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好生之德,洽于民心,兹用不犯于有司
”帝曰:“俾予従欲以治,四方风动,惟乃之休

帝曰:“来,禹!降水儆予,成允成功,惟汝贤
克勤于邦,克俭于家,不自满假,惟汝贤
汝惟不矜,天下莫与汝争能
汝惟不伐,天下莫与汝争功
予懋乃德,嘉乃丕绩,天之历数在汝躬,汝终陟元后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无稽之言勿听,弗询之谋勿庸
可爱非君?可畏非民?众非元后,何戴?后非众,罔与守邦?钦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愿,四海困穷,天禄永终
惟口出好兴戎,朕言不再
”禹曰:“枚卜功臣,惟吉之従

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龟
朕志先定,询谋佥同,鬼神其依,龟筮协従,卜不习吉
”禹拜稽首,固辞
帝曰:“毋!惟汝谐

正月朔旦,受命于神宗,率百官若帝之初
帝曰:“咨,禹!惟时有苗弗率,汝徂征

禹乃会群后,誓于师曰;“济济有众,咸听朕命
蠢兹有苗,昏迷不恭,侮慢自贤,反道败德,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弃不保,天降之咎,肆予以尔众士,奉辞伐罪
尔尚一乃心力,其克有勋

三旬,苗民逆命
益赞于禹曰:“惟德动天,无远弗届
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
帝初于历山,往于田,日号泣于旻天,于父母,负罪引慝
祗载见瞽叟,夔夔斋栗,瞽亦允若
至諴感神,矧兹有苗

禹拜昌言曰:“俞!”班师振旅
帝乃诞敷文德,舞干羽于两阶,七旬有苗格
伊尹既复政厥辟,将告归,乃陈戒于德
曰:“呜呼!天难谌,命靡常
常厥德,保厥位
厥德匪常,九有以亡
夏王弗克庸德,慢神虐民
皇天弗保,监于万方,启迪有命,眷求一德,俾作神主
惟尹躬暨汤,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以有九有之师,爰革夏正
非天私我有商,惟天佑于一德;非商求于下民,惟民归于一德
德惟一,动罔不吉;德二三,动罔不凶
惟吉凶不僭在人,惟天降灾祥在德
今嗣王新服厥命,惟新厥德
终始惟一,时乃日新
任官惟贤材,左右惟其人
臣为上为德,为下为民
其难其慎,惟和惟一
德无常师,主善为师
善无常主,协于克一
俾万姓咸曰:‘大哉王言
’又曰:‘一哉王心’
克绥先王之禄,永厎烝民之生
呜呼!七世之庙,可以观德
万夫之长,可以观政
后非民罔使;民非后罔事
无自广以狭人,匹夫匹妇,不获自尽,民主罔与成厥功

沃丁既葬伊尹于亳,咎单遂训伊尹事,作《沃丁》
伊陟相大戊,亳有祥桑谷共生于朝
伊陟赞于巫咸,作《咸乂》四篇
太戊赞于伊陟,作《伊陟》、《原命》
仲丁迁于嚣,作《仲丁》
河亶甲居相,作《河亶甲》
祖乙圯于耿,作《祖乙》
惟一月壬辰,旁死魄
越翼日,癸巳,王朝步自周,于征伐商
厥四月,哉生明,王来自商,至于丰
乃偃武修文,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
丁未,祀于周庙,邦甸、侯、卫,骏奔走,执豆、笾
越三日,庚戌,柴、望,大告武成
既生魄,庶邦冢君暨百工,受命于周
王若曰:“呜呼,群后!惟先王建邦启土,公刘克笃前烈,至于大王肇基王迹,王季其勤王家
我文考文王克成厥勋,诞膺天命,以抚方夏
大邦畏其力,小邦怀其德
惟九年,大统未集,予小子其承厥志
厎商之罪,告于皇天、后土、所过名山、大川,曰:‘惟有道曾孙周王发,将有大正于商
今商王受无道,暴殄天物,害虐烝民,为天下逋逃主,萃渊薮
予小子既获仁人,敢祗承上帝,以遏乱略
华夏蛮貊,罔不率俾
恭天成命,肆予东征,绥厥士女
惟其士女,篚厥玄黄,昭我周王
天休震动,用附我大邑周
惟尔有神,尚克相予以济兆民,无作神羞!既戊午,师逾孟津
癸亥,陈于商郊,俟天休命
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会于牧野
罔有敌于我师,前途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
一戎衣,天下大定
乃反商政,政由旧
释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闾
散鹿台之财,发钜桥之粟,大赉于四海,而万姓悦服

列爵惟五,分土惟三
建官惟贤,位事惟能
重民五教,惟食、丧、祭
惇信明义,崇德报功
垂拱而天下治
王曰:“来!汝说
台小子旧学于甘盘,既乃遯于荒野,入宅于河
自河徂亳,暨厥终罔显
尔惟训于朕志,若作酒醴,尔惟麹糵;若作和羹,尔惟盐梅
尔交修予,罔予弃,予惟克迈乃训

说曰:“王,人求多闻,时惟建事,学于古训乃有获
事不师古,以克永世,匪说攸闻
惟学,逊志务时敏,厥修乃来
允怀于兹,道积于厥躬
惟斅学半,念终始典于学,厥德修罔觉
监于先王成宪,其永无愆
惟说式克钦承,旁招俊乂,列于庶位

王曰:“呜呼!说,四海之内,咸仰朕德,时乃风
股肱惟人,良臣惟圣
昔先正保衡作我先王,乃曰:‘予弗克俾厥后惟尧舜,其心愧耻,若挞于市
’一夫不获,则曰时予之辜
佑我烈祖,格于皇天
尔尚明保予,罔俾阿衡专美有商
惟后非贤不乂,惟贤非后不食
其尔克绍乃辟于先王,永绥民

说拜稽首曰:“敢对扬天子之休命
汤既黜夏命,复归于亳,作《汤诰》
王归自克夏,至于亳,诞告万方
王曰:“嗟!尔万方有众,明听予一人诰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
若有恒性,克绥厥猷惟后
夏王灭德作威,以敷虐于尔万方百姓
尔万方百姓,罹其凶害,弗忍荼毒,并告无辜于上下神祗
天道福善祸淫,降灾于夏,以彰厥罪
肆台小子,将天命明威,不敢赦
敢用玄牡,敢昭告于上天神后,请罪有夏
聿求元圣,与之戮力,以与尔有众请命
上天孚佑下民,罪人黜伏,天命弗僭,贲若草木,兆民允殖
俾予一人辑宁尔邦家,兹朕未知获戾于上下,栗栗危惧,若将陨于深渊
凡我造邦,无従匪彝,无即慆淫,各守尔典,以承天休
尔有善,朕弗敢蔽;罪当朕躬,弗敢自赦,惟简在上帝之心
其尔万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无以尔万方
呜呼!尚克时忱,乃亦有终
惟三祀十有二月朔,伊尹以冕服奉嗣王归于亳
作书曰:“民非后,罔克胥匡以生;后非民,罔以辟四方
皇天眷佑有商,俾嗣王克终厥德,实万世无疆之休

王拜手稽首曰:“予小子不明于德,自厎不类
欲败度,纵败礼,以速戾于厥躬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
既往背师保之训,弗克于厥初,尚赖匡救之德,图惟厥终

伊尹拜手稽首曰:“修厥身,允德协于下,惟明后
先王子惠困穷,民服厥命,罔有不悦
并其有邦厥邻,乃曰:‘徯我后,后来无罚
’王懋乃德,视乃厥祖,无时豫怠
奉先思孝,接下思恭
视远惟明;听德惟聪
朕承王之休无斁

首页 - 个人中心
Process Time: 0.04s
Copyright ©2022 中华诗词网 ZHSC.org